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軍事 > 帝后謀

第64章 長子

    南泱的這番話,便像是往一潭死水里頭扔進了一粒石子,驚起了片片波瀾,宮中的眾人都有幾分錯愕,紛紛拿眼去望她。

    一時間諸多目光匯聚在了自己身上,猜測,欽佩,還有輕蔑……南泱的背脊挺得很直,面容肅然神色淡漠,眼中只有一片坦蕩無畏。

    萬皓冉清冷陰騖的眸子朝她看了過去,薄唇緊抿著,面上的神色陰晴不明,教人摸不透也猜不著,只定定地望進她的雙目。

    南泱毫無所懼地迎視皇帝的眼,又道,“皇上,臣妾如今尚無子嗣,若將皇子交予臣妾撫育,臣妾必會待皇子視如己出,百般疼愛!

    他一陣沉吟,半晌方才徐徐地開口,聲音很是低沉,“淑婕妤能如此大度,著實是難得,你性子溫厚賢良,自然能當皇子的母親,何況你已開了這個口,朕自然沒什么意見!

    性子溫厚賢良?

    南泱眼睫微閃,自然曉得皇帝當著眾人的面兒道出這番夸贊話來,是要給她體面為她好,心中難免又是一陣堵,少頃方才屈了膝蓋,恭敬道,“臣妾謝皇上恩典!

    皇帝聞言微微頷首,心中一番思索,清冷的眼眸仍是望著她,開口道,“不過,皇子的生母是笙貴妃,你如今婕妤的身份,似有些不妥當!

    此言一出,眾人便又是一愣,心道皇上起先還夸贊淑婕妤來著,這會兒話語中又提及皇子生母身份,如此反復,著實是君心叵測。

    南泱的面容亦是一滯,這人竟提起了笙“貴妃”……

    略微思索,她心頭便是一個冷笑,是啊,她南泱不過一個婕妤,許茹茜雖已故卻已是貴妃,相較而言,她的身份自然不夠尊貴,自然是不夠資格做皇子的母親。

    所以說,萬皓冉的骨子里頭還是仇恨著她的吧,無論曾多么溫存繾綣,都不過是他二人間的逢場作戲吧。

    思及此,南泱的眼色瞬時冰冷,她身子動了動,正欲屈膝收回自己方才的言辭,那人卻先他一步說了話,聲音仍舊漠然,“江路德?”

    “奴才在!闭б粡幕实劭谥新犚娏俗约旱拿,江路德立時便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上前一步,躬著腰桿兒應道。

    “……”萬皓冉清冷的眼眸終于從南泱的面上移開,睨著江路德,“朕記得前些時日著你去蘭陵宮宣了旨,要將淑婕妤晉為……晉為什么來著?”

    “回皇上,”江路德恭恭敬敬地回話,“圣旨上頭寫的,是將淑婕妤晉為‘嬪’!

    “唔……”皇帝聞言,眉心微擰,蹙眉一陣思索,俄而方才又道,“再擬一次朕的懿旨,將淑婕妤晉為‘妃’吧,本月十五是個吉日,就還是那天行冊封大典!

    這番說辭經由萬皓冉的口,如此風輕云淡理所當然地道出,卻是生生將所有人都震了震——萬朝后宮嬪妃階位雖不多,等級劃分卻極是嚴明,由一個婕妤直接晉封為妃,開國以來從未有過,著實是莫大的體面殊榮。

    南泱亦是被驚了驚,眸子有些怔忡,不著痕跡地朝一旁的明溪望了一眼,卻見明溪的神色也頗為訝然。

    江路德倒是最先從震驚中回過神兒來的,他眼珠子一轉,便高聲應了,“是,奴才遵旨!

    南泱亦是隨之反應了過來,膝蓋一彎便跪伏在地,朝著萬姓皇帝深深叩首,聲音沉穩字字有力,“臣妾謝皇上恩典,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萬皓冉略透著寒意的眸子望著她,薄唇微啟,又徐徐道出一番話來,“今后你便是皇子的母妃,自當好生教養皇子長大成人,文韜武略,恭孝仁善,缺一不可,”他說罷微頓,清冷的眼微瞇,聲音亦是低了下去,“而最應教導皇子的,你知道是什么么?”

    明溪的心口一緊,額角便泌出了幾滴冷汗,忐忑不已地望向自家主子。

    “……”南泱的額頭貼著冰冷的地面,教人看不清她面上的容色,心沉了沉,眸子微動,一字一頓地回道,“忠君愛國!

    皇帝眸子微微開合,對她的回答甚為滿意,修長的指尖撫過白玉扳指,方才望著跪伏在地的女子,道,“起來吧!

    “謝皇上!

    南泱說罷方才緩緩站起身子,垂著頭立在了一側,不再言語。

    萬姓皇帝面上凝色稍釋,眸子一動又朝一旁被抱在杜嬤嬤懷中的小皇子望了一眼,道,“將皇子交給淑妃!

    杜嬤嬤聞言,恭敬應道,“是!闭f罷身子一動,便抱著南泱走了過去,將懷中不住啼哭著的小娃娃交給了她。

    她小心翼翼地將小皇子接了過來,只見懷中的小娃娃整個臉都皺巴巴的,就像個小包子,眼睛尚緊緊閉著,小嘴不住地啼哭著,滿臉都紅彤彤一片。

    萬皓冉清冷的眸子掃視過整個宮闈,聲音出口盡是不容置疑的威嚴,“從今日起,皇長子便是淑妃的兒子!

    話音甫落,宮內的眾人便紛紛跪了地,高聲朝南泱道,“恭賀娘娘喜得皇子!

    南泱望著眼前跪了一片的人,心頭便是一震,胸口涌出一股子難以言表的微妙滋味,她垂了垂眸子眼,定定地望著懷中小小軟軟的奶娃娃,有些微怔——

    從今往后,這就是她南泱的孩子。

    從今往后,她便是大萬朝皇長子的母親,淑妃娘娘。

    ……

    回到蘭陵宮已是月上枝頭的時辰,凄冷的冬風穿梭在宮中,風聲呼嘯,像極了厲鬼的陰森哭嚎。

    小皇子仍是不住地啼哭,跟著回宮的還有南泱才挑出來的乳母,乳母名叫素慧,十九的年紀,容貌秀麗,身子生得白凈結實,一雙胸脯亦是沉甸甸的,南泱抱著小皇子搖來搖去地哄著,口中朝那乳母道,“素慧,你快去安頓安頓,沐浴凈身完便趕緊過來,皇子餓得厲害!

    素慧挎著包袱恭恭敬敬地應聲,回道,“是,娘娘!

    明溪喚來一個宮娥,將素慧領到她跟前,道,“茗丹,這是皇子的乳母,你帶她去沐浴,為她拾掇間空屋子出來!

    乍一聽聞自己能有一間自己的屋子,不必同其它宮娥擠大通鋪,素慧心頭很高興,面上笑得很是憨厚,朝明溪不住地道,“多謝明溪姑姑!

    明溪的眉眼卻極是淡漠,“你不用謝我,這都是娘娘的意思!闭f罷便轉過了身子朝宮門走了過去,不再理她。

    素慧面上依舊掛著那副憨憨的笑容,跟在那領路的茗丹身后,笑呵呵道,“這位姐姐,咱們娘娘長得真好看,心腸也好,真是菩薩一樣的人物!

    即便自己也只是個宮娥,在一個新來的面前,茗丹也擺起了幾分老人的姿態,她瞪了素慧一眼,沒好氣道,“我說你這人,話可真多,我可告訴你,在宮里話多可不是好多,少說話多做事!

    素慧連忙點頭,“姐姐說的是!

    茗丹貫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見素慧老實,心頭也就生了幾分好感,便又道,“咱們娘娘的心地確實不差,待我們這些奴才也好,只要你用心替娘娘辦事,別做出些不要命的事來,好兒多著呢!

    素慧心眼兒直,聽得有幾分云里霧里,不解道,“啥是不要命的事兒?”

    茗丹腦中忽地又浮現了數月前太和山的一幕,背脊便出了一陣冷汗,神色忽地有幾分不自然,半晌方才壓低了聲音,說道,“吃里扒外!

    ……

    明溪將灌著開水的湯婆子塞入了錦被,回身朝梳妝臺前的女子柔聲道,“娘娘,夜深了,快休息了吧!

    鏡中的人妙顏無雙,南泱怔怔地望著鏡中的自己,只覺一陣發冷,凝錦齋中許茹茜的凄厲叫聲依稀又在耳旁回響起來,忽地便問出了一句話來——“她去得痛苦么?”

    明溪顯是一愣,俄而便反應過來她話中所指,手上的動作一僵,好半晌方才沉重地頷首,低聲嘆道,“生產中的婦人最受不得刺激,皇上一句‘;仕谩揭坏莱,她便嘔了血,去了!

    “……”南泱心口一陣窒息,雙眸緊緊合起,話音出口竟是破碎得不成句子,似乎壓抑得極為厲害,“過去她雖百般對不起我,臨了之時,終歸還是我對不起她了!

    明溪見她面上的苦澀,心中一陣不忍,腳下的步子動了動,便行至她身側,柔聲道,“宮中之事,誰又能真的對得起誰呢?娘娘,如今您是皇長子的母妃,又是合宮唯一一個妃位的娘娘,該高興才是!

    “……”南泱眸子微微睜開,眼底泛著微紅,終究也只是唏噓一聲,緩緩將頭偎進了明溪的懷中,沉聲道,“替她將皇子養育成人,是我唯一能為她做的事!

    明溪溫柔地撫過她的發,面上含著個淺淺的笑容,“娘娘別想了,早些歇下吧,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

    南泱略微沉吟,方才頷首,扶了明溪的手站起了身子,在床榻上躺了下來,眸子緩緩合起,心中卻是一聲長嘆。

    許茹茜,若有來生,切記下輩子絕不要再入這深宮。

    作者有話要說:tt求個霸王票神馬的可好。。
Back to Top
今晚三肖中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