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浴火鳳凰gl

第6章 昨日

    這天從早上起黑風寨就鑼鼓轟鳴,似乎這黑風寨里有什么喜事正操辦著。

    自從經歷了那無比荒唐的親吻之后,白羽玲的心就一直芥蒂緊張著,她發誓一定要盡快想辦法逃出去,否則她真怕也變成跟那妖女一樣的瘋婆子。

    ……

    房門被打開,紅花端著飯菜面帶喜氣的走了進來,看了一眼站在窗邊心事重重的白羽玲,將飯菜擺放到桌上。

    “今天寨子里有喜事,圣女讓給郡主也加了些菜,快吃吧!逼綍r也同火鳳凰一樣面無表情的紅花,今天對白羽玲竟笑了一下,看得出今天的心情也好極了。

    這十幾天的相處下來,白羽玲到是對這個平日里為她送水送飯的侍女紅花有些親近感,遂小心的探問道:“紅花姐,外面今天怎么這么熱鬧?你們這里是不是有什么喜事?”

    “是啊!奔t花到是答得爽快,點頭道:“今兒是我們黑風寨大喜的日子!

    “大喜?”白羽玲有些摸不著頭腦的問道:“是、是婚事嗎?”

    興許是感染了外面的喜氣,紅花到是破例回答道:“今兒是我們寨主大婚的日子,當然熱鬧了!

    “大婚?你們寨主不是老頭?我以為你們寨主會是那個圣女的父親!卑子鹆岚櫭计婀值,她一直以為這個什么黑風寨的寨主應該是個老頭子,那妖女因為是寨主的女兒,才會為所欲為只手遮天,就像、就像她一樣,不也是因為是王爺的女兒,自小嬌生慣養,才會被別人說成刁蠻無理任性妄為嗎。

    說實話她自小在京都城長大,對關外的什么黑風寨并沒有什么概念,也不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只當做是一些草莽賊寇結成的幫派。

    “老頭?呵,是你想錯了,我們寨主可是二十來歲年青英俊文武雙全的美男子,是寨子里少女們夢寐以求的姻緣。寨主與圣女自小青梅竹馬的長大,才不是圣女的父親!奔t花匪夷所思的回道,覺得這種事應該是人人都知道的事,這郡主怎么會這么沒頭腦的以為。

    “青梅竹馬?”白羽玲愣了一下,沒想到自己竟然猜錯了,還錯得這么離譜,原來這里的寨主和那個妖女并不是父女的關系,而且可能是情人的關系,看來這場盛大的婚禮一定是那個妖女和這黑風寨寨主的。不知為何,想到這里白羽玲的心情一下子糟透了,不禁咬唇喃喃罵道:“我說那妖女怎么會這么猖狂,原來是你們未來的寨主夫人!

    紅花聽白羽玲喃喃自語,皺了眉頭忙緊張的反駁道:“小郡主說什么呢?這話可不能亂說,我們圣女可不是寨主夫人!

    “不是?這不是那妖女和你們寨主成婚的喜事嗎?”白羽玲不禁皺眉質問道。

    “當然不是,我們寨主娶的是我們黑風寨第五百四十八位長老的女兒為妻,圣女她是圣女,是天神的化身,就算與寨主自小情投意合,但黑風寨圣女法典里是不允許圣女嫁人生子的,所以......”紅花表情苦苦的嘆了口氣,極力為圣女辯解道,生怕外人會侮辱到圣女的名節。

    “?等等等等,你、你的意思是那妖女喜歡你們寨主,可是因為她是圣女所以不可以嫁給你們寨主?”白羽玲聽著這紅花的語意,不由得大膽的聯想下去。

    “噓,小聲點!奔t花發覺自己又被這小郡主給套進去了,竟然又說了這么多不該說的錯話,連忙一把捂住了白羽玲的嘴,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小聲阻止白羽玲說下去!靶÷朁c,這事可不能亂說,小郡主千萬可別說出去!

    白羽玲一見紅花如此緊張,看來定當是自己猜得□□不離十,頓然恍然大悟,到是不免開心的拉開紅花的手,理直氣壯的大聲嘲笑道:“哈哈哈,真是活該,讓那妖女欺負人,活該被人甩了,哈,你們這做圣女原來要孤獨終老沒人要,真是太好了!币幌氲竭@里白羽玲突然感到很解氣,讓那妖女如此羞辱她,這回也該輪到她好好難過哭的了。

    “才不是你想的那樣,你不明白我們這里的事就不要亂說!奔t花急得直跺腳道:“圣女是天神的化身,是要保護我們全寨子的族人,是為了寨子她才會犧牲這一生不嫁人為妻結發生子的,否則我們黑風寨是要受到天神詛咒萬劫不復的。所以圣女肩頭上的責任是黑風寨里最重的,就算她與寨主相互有情,卻為了寨子永遠都不可能在一起的......”紅花說到最后眼淚直在眼圈里打轉,最后忍不住大哭了起來。

    “呃?這、這是什么破規矩,什么神的化身,你們黑風寨的規矩也太可怕了吧,圣女就是神的化身?呵呵,那我皇叔是真龍天子,那不真成了龍了?這說法簡直太荒謬無知了,是你們這里太封建迷信罷了!

    說真的,就事實來講,這可能是白羽玲這輩子聽到過的最可怕的規矩,因為她覺得一個女兒家一生最最向往的可能就是找到一個帥氣的白馬王子,然后相愛在一起,共結連理白頭到老?墒窃谶@樣一個規矩里束縛住的女人,怎么能得到這些。她突然又覺得那個妖女好可憐,終于知道那妖女的性格為什么會那樣可怕扭曲。

    ......

    紅花覺得自己今天又對這個寨外來客說多了話,怕是多生事非,見與這郡主說不明白,忙嘆了口氣住了口,轉過身想退出去?删驮谶@時候忽覺頸后吃痛,被打暈在地。

    ......

    白羽玲手拿棒子看著倒在地上的紅花,一臉抱歉愧疚道:“對不起了,紅花,先借你衣服一用,以后一定還你這人情!闭f完脫下紅花的黑衣,換到自己身上。

    白羽玲覺得趁著這個寨主大婚的時候,應該是逃出去的最好時機。

    ......

    ************************************

    鑼鼓轟鳴,喜悅震耳,高高搭起的喜臺上一對新人在眾目睽睽之下正喝著交杯酒水。

    ……

    火鳳凰依然穿著那一身如火的紅色圣袍,遠遠的站在祭壇上俯視著前方的新人美娟。新娘的紅衣映照在月光下格外光彩照人,火鳳凰從小就很喜歡紅色,雖然她一直知道這樣嫵媚的大紅色也許一生都一不屬于她。

    ……

    原本她以為自己看到今天的場面會很難過,可是今時今刻,當她真真切切的看到她愛的男人與另一個女人成親時,她的心卻異常的平靜,似乎心真的在這一刻死了。

    ……

    湖水碧藍如染,一個頭上插著孔雀羽毛大約八、九歲花齡美麗的女孩,跌倒在草叢里。被卷起來的褲角下有一個青紫色被毒蛇咬傷的傷口。

    跪在女孩對面的是一個比她大幾歲的少年郎君,少年擔憂的看了眼女孩,突然皺起眉頭俯身口口為女孩吸出毒血。

    “啊,龍哥,不要……”女孩子紅了臉,怯生生的喊著。

    男孩卻抬起頭對女孩子傻笑道:“爹爹說等鳳凰長到十八歲,鳳印開啟時,就開始要保護我和寨子,所以現在我要保護好你!

    “嗯,等鳳凰長大了一定會保護好寨子和龍哥!迸⒍ǘǖ狞c頭像是發誓道。

    “等我長大了也要娶鳳凰為妻……”

    ……

    鼓聲轟鳴,火光冉冉中,高高的祭壇上黑風寨圣女火鳳凰雙眉挑起,威懾八面,烏發金冠之下是一雙烏黑發光的眸子,淺淺的瞇成一條線,雙臂慢慢抬起雙掌展開,赫然在掌心燃燒起兩團熊熊火焰,四周頓時變得鴉雀無聲。

    “恭賀寨主和夫人百年好合,我黑風寨全族上下共拜天神賜福,以求得天神、祖先庇護,早日福星降臨,寨主和寨主夫人百子千孫,振興我黑風寨聲威!被瘌P凰閉起眼,沉聲向著祭壇下宣言道,語罷,雙手一抖,那兩團火焰便騰空落入圣壇上空的圣杯中點燃圣火,照得四周光明如白晝。

    眾人聽火鳳凰圣語,像是聽到了神的執意一般,皆領命跪下向天神祈禱。

    ……

    黑龍也隨著圣語跪下,抬頭瞇起眼順著聲音抬起頭看著那個站在祭壇上高高在上如天神的化身神秘冷漠的女人,心中卻苦澀無味,不知何感。

    ......

    他似乎在眼前看到了五年前莽撞沖動的自己,那個拉著火鳳凰,一同去苦苦求老寨主將火鳳凰嫁與自己的傻子。

    ……

    “父親,我想娶鳳凰做我的妻子!

    “什么?”老寨主沒有想到會聽到這一句話,一拍桌子怒極而起的喝罵道:“混蛋,她是圣女這輩子都不可以嫁人為妻,也不可以愛上男人,而你是我們黑風寨下一任寨主,你這個畜生怎么可以說出這么混賬的話?你可知道若寨主與圣女違背天神祖訓相戀,那么我們黑風寨將要大禍臨頭!

    “可、可是父親,為什么鳳凰就不可以嫁人為妻,我就是喜歡她,想讓她做我的妻子!焙邶埢仡^看著被他握在手中,從一開始就低著頭的鳳凰,咬著嘴,仗著膽子怯怯的問道。

    老寨主一聽這逆子竟還這么執迷不悟,不禁一口氣血上涌,滕然吐出一口血,雙眼一翻竟是氣得翻了白眼,癱倒在地上。

    “父親……”黑龍嚇得一把松開了火鳳凰的手,哭喊著跑到倒在地上的老寨主身邊。

    ……

    “不……可……以……”老寨主在臨死前硬生生的只擠出這最后的幾個字。

    ......

    也許這便是天神的詛咒,原來這詛咒真的這么可怕,可怕得讓火鳳凰跟本就無法反應過來。她呆呆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弱小的身體在微微的顫抖著,沒人知道她有多么的害怕,也沒人知道她的心受到了怎樣的傷害。

    ……

    從此黑龍再也不敢對火鳳凰提及情字,逃避成了他們共同的目標。

    老寨主的死,就像是冰封了千年的詛咒預警,讓所有黑風寨里的子民都感到不寒而栗,也讓當事的兩個年青男女得以冷靜下來。

    ……

    就這樣隨著老寨主的死去,那份最初萌生的最純潔無比的愛,也被硬生生永久的遏制進了墳墓中。

    ……
Back to Top
今晚三肖中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