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浴火鳳凰gl

第18章 絕癥

    “不,鳳凰,不是這樣的,我是真的只是把她們當成是你的影子,每每我想到你的時候,我的心就好痛,此生我愛的人真的只有鳳凰你!焙邶埣绷,他不顧一切的上前一把摟住火鳳凰身體,急著解釋道。

    兒時的回憶讓火鳳凰記憶猶新,那個總是默默保護在她身邊照顧著她的大哥哥,讓她當年幼小淡薄的身心感到深深的溫暖和安全?纱丝,在經歷過時間的腐朽之后的今時,當她再一次被黑龍緊緊抱在懷里的時候,火鳳凰突然覺得很惡心。

    火鳳凰突然轉過身,緊緊的盯著這個抱著她身體向她示愛表達著心意的男人,冷冷回問道:“你真的愛我嗎?那好,若你心里真的愛我有我,那你能不能為了鳳凰拋下你的身份和黑風寨的族人,只咱們倆個人一起離開這片束縛住我們一生的地方,從此不聞世事,只與鳳凰兩個人相守在一起?”

    這句話其實是她深藏在心里很多年的,一直糾結著她的心,而此時此刻她終于鼓起勇氣將這一直深藏在心底里的話,問向這個她曾經喜歡過的男人,雖然她的潛意識里似乎已經知道了答案……

    黑龍的心顫抖了一下,眼神不由自主的開始躲閃開火鳳凰,慢慢的松開了抱住火鳳凰的雙手。

    “鳳凰,你應該知道這里是你我一生都不能逃避開的責任,我們不能放棄黑風寨和寨子里的族人不管,如若這樣,我們是要被天神詛咒懲罰的!

    “呵,天神,又是天神,在你的眼里任何人任何事都遠遠勝過我的重要性,就這樣,寨主還要口口聲聲的說愛我火鳳凰?呵,其實五年前在老寨主的病榻前,我就已經知道了你的答案。鳳凰知道,對于男人來說,權利、財富和榮耀永遠勝過女人,勝過一切,更何況是我區區一個火鳳凰,可是對于女人來說,愛情則是超越一切的。所以,黑龍,從今以后你我之情休要再提,因為從你做上寨主之位開始,就已經不在是鳳凰曾經認識相知的龍哥!被瘌P凰自嘲的笑了一聲,慢慢的抬起手一把推開了阻擋在她面前的黑龍,徑直走向門口處,忽又想起什么,站住了身體,道:“除了我,寨主可以隨意寵幸和喜歡寨子里面的任何一個女人,只要寨主夫人允許,寨主可以妻妾成群,天神可以賜福,只不過除了白羽玲之外,因為她不是黑風寨里的女人,她是白統朝的郡主!

    黑龍聽著火鳳凰的絕情之語,內心的妒火竟也一發而起。

    “鳳凰,你為什么這么在乎白統朝的郡主?為什么這么多年,我一直想看清楚你的心,我與別的女人在一起,其實也是想看清楚你對我的心,我一直想知道在你冷若冰霜喜怒不形于色的一顆心里究竟有沒有想著我,有沒有我黑龍的存在,可你像是什么都忘記了一般,隱藏得滴水不漏。但為什么在白統朝的郡主來到這里之后,你的情緒就不受所控了?為什么?你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難道是因為白羽玲?”

    黑龍的執著問語,不禁讓火鳳凰的心微微顫抖了一下,她沒有想到黑龍會看出她的變化,她不知道要如何回答,索性冷語哼道:“寨主想說什么?難不成你想說我喜歡上白統朝的小郡主了嗎?呵,真是賊喊捉賊,讓人聽了笑話!

    “鳳凰,你......”白羽玲的話一下子噎到黑風,黑風聽極也覺得自己的這種想法有些牽強,不禁硬生生咽下后半句話,對著火鳳凰的背影怒吼道:“鳳凰,我對你的愛不是你說結束就能結束的,你的人一生都是屬于我和黑風寨的,這是你逃避改變不了的!

    “呵,那又怎么樣?你敢得到我嗎,哈哈哈……”火鳳凰突然挑釁的仰起頭哈哈大笑起來,那笑聲中盡帶著一種不為人知的苦味和自嘲。

    黑龍的眼神慢慢的瞇起來,深邃陰寒無比,雙掌也慢慢緊緊的攥緊,是啊,就算他再想得到火鳳凰,卻也不敢造次,他恨得咬著牙道:“是,鳳凰,我是不能得到你,可是我可以讓白統朝的郡主嫁給我,你不知道小郡主笑起來與鳳凰你小時候好像,天真無暇爛漫可愛,呵,想來,若我與小郡主成婚,黑風寨就可以與白統朝聯姻,在我黑龍成為白統朝的皇親郡馬之時,啟不是一箭雙雕,到時定當可以解決白統朝與我們黑風寨水火不容兵戎相見的關系!

    火鳳凰一聽黑龍這等子無恥膽大之言,竟然真盤算到白羽玲的頭上,不禁急為氣憤的回過身嬌惱道:“我一直以為寨主就算不是個專情之人,但也不失為一個大丈夫男子漢,可如今看來,竟一直是鳳凰瞎了眼,錯看了你。你竟然想利用一個女人為所欲為,這怎是一代寨主所為,又與小人有何等區別?”語罷,火鳳凰一回手便推門,怒氣匆匆的離開了這個讓她徹底死了心的男人身邊。

    ……

    “鳳凰......”黑龍大喊著,可是沒有人再愿意聽他的話,他知道他也許再換不來火鳳凰那一顆無比高傲純凈的心,他們之間真的就這樣完了。

    ......

    *********************************

    “咳咳......咳咳......”這幾日里白羽玲都覺得身體虛弱無力,頭腦也暈暈沉沉的。她依靠著桌邊坐在窗戶旁望著外面冷冷清清的景物,心里卻仍然憋悶堵塞。

    “郡主,寨主剛剛來過,說是想見見你!奔t花看著窗邊的白羽玲,小聲問道。

    “不見,我誰都不想見......”白羽玲凝緊眉頭,閉目重重的搖了搖頭。一想到這兩個人,她的心就好憋悶煩躁,所以她一個都不想見。

    “我究竟什么時候才能離開這里?”白羽玲抿了抿干澀蒼白的唇瓣,咽下一口唾沫喃喃自語道。

    一旁的紅花嘆了口氣,從桌邊倒了一杯水,送到白羽玲眼前,好言勸道:“郡主莫要想不開了,等時機到了,圣女一定會放郡主回去的!

    白羽玲一聽到火鳳凰的名諱,心里就堵得慌,又是咳嗽了幾聲,看了眼紅花倒過來的水杯,閉目搖了搖頭,冷冷哼了一聲道:“我現在一點力氣都沒有,怕是要死在這里了!

    “呸呸呸,郡主莫說這等子喪氣話,圣女吩咐要好好待郡主,只要是郡主想要的你說來就是了,奴婢們一定盡量讓郡主開心滿意,只求莫要再如此郁郁寡歡了,悶病了身子多難受啊!奔t花焦急的勸解道,生怕這郡主一時鉆了什么牛角尖真害出病來,讓圣女著急。說來也是奇怪了,這小郡主原本還歡天喜地的好端端的,這怎么突然間就臥病不起悶悶不樂了,而且圣女也在不回鳳凰閣來了,莫不是這兩個人又吵架了?

    “郡主有沒有想吃的東西?我叫后廚做去!奔t花溫聲尋問著。

    白羽玲無力的搖頭道:“我沒胃口,什么都不想吃,紅花,扶我到床中睡一會兒吧,我感覺好困好累......咳咳......”紅花嘆了口氣,忙依言扶起白羽玲越加淡薄清瘦的身子走向床中。

    ......

    *****************************

    “稟告圣女,您最好讓鬼頭醫給白統朝的小郡主看看,奴婢看這小郡主最近的氣色越來越不好,怕是得了什么病!笨菢侵,紅花擔心的站在火鳳凰身邊如實稟告道。

    火鳳凰凝眉放下茶盞,心道這小郡主的身子怎這么囊,想到這黑風寨里沒多長時間,怎么會三天二頭的生病,看來是該好好查看查看。方才深吸了口氣,道:“好,傳我的命令,讓鬼頭醫親自給白統朝小郡主探病!

    “是,奴婢這就去傳!奔t花為白羽玲高興,忙下去傳話。想來那鬼頭醫可不是簡單的人物,那可是他們黑風寨里專門為寨主和圣女級別診治病情的‘御用’神醫,江湖上人送外號閻王殿里搶死人的鬼頭醫,想必讓鬼頭醫看了,這小郡主的身子就定當好了。

    ......

    火鳳凰站在魁星樓上,望著天邊星晨,心里卻也七上八下的擔心著,不知那笨郡主究竟得了什么病。

    “稟圣女鬼頭醫求見!

    “傳!被瘌P凰回過身看向樓梯口處,自是急著想知道結果。稍許便見一身麻衣頭戴黑帽遮住面的鬼頭醫,一瘸一拐的走上了樓,那丑陋的模樣到真與鬼頭二字吻合得上。

    “怎么樣?”火鳳凰皺起柳眉冷冷的回問道,似乎看不出任何情緒。

    “回圣女,依屬下所查,這小郡主像是得了一種罕見的絕癥!惫眍^醫臉色陰暗,為難的搖頭嘆了口氣道。

    “不治之癥?這怎么可能?這小郡主平日里活潑好動,到是看不出有什么病癥!被瘌P凰難以置信道。

    “唉,怪就怪在這里,我仔細的診治過,查出這小郡主得的竟是一種無比罕見的血凝癥,按說這種病是胎中帶得的,一般都會過早的夭折死亡,而這小郡主卻好端端的能活到現在,可真是奇跡!
Back to Top
今晚三肖中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