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浴火鳳凰gl

第30章 記憶

    “什么叫你沒那癖好?火鳳凰,你是故意的嗎?每次都是你先主動親吻我的,現在你說你忘記從前的事就可以一了百了了嗎?你當我是玩具嗎?”白羽玲被當場拒絕,看著火鳳凰那一臉嫌惡的表情心里面真是受傷到極點,她突然覺得自己傻透了。

    “我主動?我主動做什么了?難道說我會主動親吻一個女子?”火鳳凰真是越聽越搞不懂,不禁羞惱的回頭質問道。

    “你、你認為在說謊?呵,火鳳凰你太可惡了,就算你救了我的命,可是你也不能這般侮辱我!卑子鹆崧牷瘌P凰所言,臉色霎時慘白不堪,顫抖著身體,心頭里委屈著回想著從前的種種,哽咽道:“好好,我知道了,算我自作多情,算我恬不知恥行了吧,既然你現在嫌棄,到不如真就如此了斷了,全全忘記了,以后我不會再煩你行了吧!卑子鹆嵝邜乐林蹨I便傷心的向屋中跑去。

    看著白羽玲難過著逃走的背影,火鳳凰開始迷茫了,難道說她缺失的記憶中真的與這個白統朝的郡主發生了什么!火鳳凰越想越是感到不寒而栗,難以置信。

    漆黑的午夜里,火鳳凰一個人心事重重的走回到魁星樓,她覺得她得想辦法知道那段記憶里丟失的究竟是什么事。而且為什么她單單只對白羽玲的記憶缺失,這其實似乎真的有什么問題。抬眸間,一時想到可以借用天眼之能窺探前塵記憶,可是,她如今功力不足,恐怕貿然開啟天眼會損傷元神,但她還是很想知道那段記憶究竟是什么。

    咬唇間火鳳凰下定決心,必須要搞清楚那段丟失的記憶,此時到也顧及不到其它,便立馬盤膝作法。待得心神合一,運得天眼之門,想要借助天眼之能打開往日記憶,可突然被一道屏障所阻,火鳳凰覺得事有蹊蹺,咬牙間雙掌合十,努力集合體內靈氣試圖強制窺探。

    ......

    屏障終被打開,但里面的記憶卻破損難組;瘌P凰努力搜尋著。

    ......

    影影焯焯的她好像看到了一碗水,那水很清很甜。

    “天露圣水,圣女喝下吧,今天是狩獵的日子,屬下預祝圣女滿載而歸!

    她看到鬼頭醫一張丑陋無比的臉上展開了一種奇怪的笑意,她接過碗,閉目間,便口口飲盡了那碗甘甜的圣水。側頭看著一旁也同時飲下圣水的黑風寨族人,便將手中水碗摔在地上,縱身輕笑間便跨上了一旁馬匹,飛奔而去。

    ……

    不知為什么,天空突然下起了雨水,她跳下馬躲進了一座破屋中,而與此同時一身白紗的白羽玲也走進了屋中。

    清澈的聲音,純凈的笑容讓她忍不住細細的打量起來,她看著自己捉住了白羽玲,抱起那樣軟軟無覺的身體帶走了她。

    ……

    迷霧忽轉,在生病的床榻前,她心急如焚的照顧在左右,迷蒙間她看到自己偷偷撫摸上那床中如寶石般璀璨美麗的唇,似乎這張紅唇的主人很讓她牽心。

    “真美……”火鳳凰聽到自己的心在輕輕的叨念著,就像是一種魔咒一樣在心里滋生起來。

    ……

    一潭湖水清澈透亮,湖水中兩個赤~裸的身體緊緊的相擁相吻在一起,美膚妖嬈嬌唇酷齒間是一種似曾相識的情愫。

    ......

    “郡主是故意來勾~引我的嗎?”隱約間火鳳凰聽到一句自己片段之語和水中那一襲妖嬈之姿,一晃而過,火鳳凰覺得自己的心快跳了一下。

    ……

    又是一團黑烏襲來,黑氣過后她看到了黑龍,黑龍站在白羽玲的身邊,雙雙歡聲笑語的在一起,火鳳凰覺得自己那時的心快要撕裂開一樣,似乎一股怒氣讓她欲訴無道,無法發泄出來。

    ……

    赫然間火紅色的床帳中,她看到了自己的身體緊緊的纏繞在白羽玲的嬌軀上,又是一個無比香艷的吻,她覺得自己的心跳得極快,似乎能從天眼中傳出一種奇怪的感覺,可突然間卻被床中的女人狠狠的打了一巴掌。

    “你放開我,死妖女,不許你碰我……”白羽玲哭得傷心,雙手拉扯住被火鳳凰蹂~躪得凌亂不堪的衣襟,眼神恐懼的向床里退縮著,讓人看得憐惜至極。

    “好了,不許哭了!彼牭阶约侯澏兜穆曇,似乎也在糾結憤怒之中。

    “滾開,我恨你,你這種恐怖的性格,沒有人會喜歡你,活該你孤獨一世,活該你被人甩......”

    啪……又一個響亮的巴掌赫然回打到白羽玲的面頰間。

    “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

    “我為什么要讓你原諒我?”她感覺到一滴淚水從她的眼角中緩緩的流淌了下來,那似乎是一種后悔的感覺.....

    ......

    “呵,你只是沒有得到我,所以在寨主的心里我才是一直放不下的!

    你真的愛我嗎?那好,若你心里真的愛我有我,那你能不能為了鳳凰拋下你的身份和黑風寨的族人,只咱們倆個人一起離開這片束縛住我們一生的地方,從此不聞世事,只與鳳凰兩個人相守在一起?”

    “鳳凰,你應該知道這里是你我一生都不能逃避開的責任,我們不能放棄黑風寨和寨子里的族人不管,如若這樣,我們是要被天神詛咒懲罰的!

    “呵,天神,又是天神,在你的眼里任何人任何事都遠遠勝過我的重要性,就這樣,寨主還要口口聲聲的說愛我火鳳凰?呵,其實五年前在老寨主的病榻前,我就已經知道了你的答案。鳳凰知道,對于男人來說,權利、財富和榮耀永遠勝過女人,勝過一切,更何況是我區區一個火鳳凰,可是對于女人來說,愛情則是超越一切的。所以,黑龍,從今以后你我之情休要再提,因為從你做上寨主之位開始,就已經不在是鳳凰曾經認識相知的龍哥!被瘌P凰聽到自己冷漠自嘲的笑音,心里也不由得糾著起來。

    “鳳凰,你為什么這么在乎白統朝的郡主?”

    “寨主想說什么?難不成你想說我喜歡上白統朝的小郡主了嗎?”

    “是,鳳凰,我是不能得到你,可是我可以讓白統朝的郡主嫁給我,你不知道小郡主笑起來與鳳凰你小時候好像!焙邶埖脑捵尰瘌P凰一時怒火而起,她突然覺得她開始恨黑龍,那原本還殘留下來的情絲只瞬息之間便化為烏有。

    ......

    “回圣女,依屬下所查,這小郡主像是得了一種罕見的絕癥......血凝癥......”

    “鬼頭醫,我命你,不管采用什么辦法一定要把白羽玲的病治好,不管需要什么樣的名貴藥材,我都會找給你!

    “需要有人愿意將自己身體里的鮮血換給這小郡主……”

    “用我的血試試……記住我要她活下去……”

    片段的記憶在腦海中斷斷涌現,火鳳凰覺得自己的心快要憋悶得窒息了一般。突然畫片砰的一聲被一股氣流所打碎。

    “啊~”火鳳凰口中吐出一口鮮血,大汗淋漓頃的癱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這一切究竟都是怎么回來……”火鳳凰覺得自己的心好痛,那片斷的記憶讓她迷茫當中,似乎她的心曾經為某個人而心動過,那每每情迷之時的吻,那幅幅香艷親近的畫面,還有決裂時的痛苦,還有圣女壇中一池清水妖嬈。

    “難道、難道我真的愛上過、愛上過那個女人?怎么會這樣,到底哪里錯了......”火鳳凰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她覺得這一切都發生得太過不可思議了,可是那心里的點點感覺和歷歷在目的破碎影相,都在真實不過。

    “白、白羽玲......”火鳳凰慢慢攥緊拳頭,虛弱的支撐著身體重重的喘息起來。

    ……

    ******************************

    月夜之下,火鳳凰漫無目的走著,抬頭間卻發現自己回到了鳳凰閣。

    “紅花參見圣女......”紅花擔憂的看向火鳳凰。

    “她、她怎么樣了?”火鳳凰臉色微紅的小心問道。

    “郡主她不知道為什么傷心了一整天,才剛剛睡下了!奔t花一五一十的回道。

    火鳳凰垂目點了下頭,心頭里愧疚起來,想來那小郡主所言到好像全都是事實。

    “好,你下去吧……”火鳳凰輕輕推開房門,走進了鳳凰閣內。

    紅色垂落的床帳讓她回想起來那些散亂片斷的影相,幾聲輕小的抽泣之音又從床帳里傳了出來。

    “我沒事了,紅花你去睡吧,明、明日里我便與她說去,我不要呆在這里,嗚......”抽泣難過的聲音從床帳里傳出來,不禁讓火鳳凰的心里也感覺有些難過。

    “對不起,昨天是我說錯話了!被瘌P凰咬牙,努力的克服自尊心,低下頭向床中哽咽委屈之人,承認道。

    ......
Back to Top
今晚三肖中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