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浴火鳳凰gl

第31章 約定

    火鳳凰突然響起的聲音,不禁讓白羽玲心里一驚,哭著喊道:“你還來這里干什么?呵,難道是想看看我有多么的狼狽嗎?”

    火鳳凰咽下一口唾沫,低下頭,鬢角間的長發溫順的垂落在面頰間,聲音中帶著些許歉意低沉道:“我、我是來跟郡主道歉的,昨兒可能是我語重了!

    “呵,你哪里語重了,你說得都對,是我白羽玲恬不知恥,荒唐、無知、不自重,反倒貼過去了......”

    “郡主,我何時說你這么多了?”火鳳凰也急了,轉過身抬眸皺眉一雙纖長的眉角正對著那紅帳里的人反駁道。

    “你不就是這意思嗎?”白羽玲聽這人狡辯,不禁也支起單薄的上身,轉過頭看向那紅帳外的紅裙媚影,泣語嬌喊道:“火鳳凰,我死都不會再被你囚禁著,明天我就離開,你若還攔著,便留下我的尸體吧,嗚......我羽玲郡主士可殺不可辱……”

    聽著這說著狠話的小郡主,火鳳凰也生氣了!拔也粫拍阕叩!被瘌P凰皺起眉色,微惱道。

    “你讓我留下來做什么?你們黑風寨活不起了嗎?干麻非要用我一個郡主去交換什么,說出去也不讓人笑話!卑子鹆釔佬叱膳膹拇怖镒似饋,言語譏諷道。

    “你的命是我救的,自當是屬于我!被瘌P凰沉色間冷冷回道。

    “屬、誰屬于你?”白羽玲聽火鳳凰此時霸道之言,心頭微動,看著那人紅影,道:“若是因為這點,那我便把命還你就是了!

    “怎么還?你身體里流的血不全是我的嗎?所以你的生死已經不能由你做主!被瘌P凰被話激怒了,挑眉間凝望著床里人,氣勢也越加的咄咄逼人。

    “呵,好,你救了我的命,所以這條命就可以任你擺布了嗎?好啊,那我將命和身體里的血都還給你總行了吧?”白羽玲的頭腦里騰的串起一團火,咬著唇一把撩開帳簾跑下床,用力一把推開站在床帳前的火鳳凰,便朝著梳妝臺沖過去。

    “白羽玲,你想做什么?”火鳳凰被白羽玲推得后退了數步,運了氣道方才收住凌亂的腳步,她心驚著,自知此時自己與這郡主之間的功力已經相差無幾;瘌P凰皺著眉頭不知這郡主想要做什么,瞧著白羽玲哭著跑到梳妝臺前赫然從梳妝臺的抽屜里拿出了一把雪亮的剪刀,心知不好,立馬展步上前抓住白羽玲拿剪刀的手腕,急道:“郡主放手,你這是要做什么?”

    “你放開我,你不是說我身體里的血是你的嗎?我連命都還你就是了!

    “你瘋了?我要這些無用的東西做什么?”火鳳凰大喊著,一把將那鋒利雪亮的剪刀給搶奪了下來,扔到了遠處,道:“我不要你死!

    “那你想讓我怎么樣??我不想呆在這里,不想看到你,我要回家去,嗚......”白羽玲用力想要掙脫開火鳳凰的鉗制,咬著唇嬌喊著。

    “白羽玲,我~我會放你走的,等我想明白一件事好不好......”

    “你想什么跟我有什么關系!卑子鹆嵊隃I斑斕的抬眸看著眼前火鳳凰一雙漆黑的眸子。

    “因、因為我怕我真的、真的曾經對你......對你動過情......”火鳳凰深吸了一口氣,紅著臉從口中一字一句的說出來。

    聽著火鳳凰輕言輕語一字句的說出來,空氣似乎在這一刻停止了流動,白羽玲覺得胸口中的心被用力的撞了一下,碰......碰......碰......瞬息間她方才反應過來,立忙轉頭垂下臉,不敢看向面前正直直盯著她眼睛的紅衣媚色。

    “你、你說什么?你不是全都忘記了嗎?”白羽玲的聲音立時變得極輕極小,小得如同蚊子一般嗡嗡似的,面頰間不自覺得染成了紅暈。

    “若是我恍惚間記起了一點,你會原諒我昨日的失語嗎?”

    “你~想起來一點?一點什么?”白羽玲眨閃著美眸,小心的抬起頭看向面前的人。

    火鳳凰看著眼前滿眼期待的看向自己的女人,忽然好想笑,忍不住一眼玩味的挑了下眉角,輕哼了一聲道:“我~好像記起來曾經有個女人在圣湖水中赤~身~裸~浴,似乎是故意想要引~誘別人......”

    “什、什么?你說誰想要引~誘誰了?是你偷看人家洗澡行不行?還、還強吻了人家的!”白羽玲雙腮緋紅著嬌喊狡辯起來,一時也回想到那次艷~浴之事,不免立時回手抱住自己身體,側開眼不敢看向這近在咫尺呼吸相觸之人。

    火鳳凰看著眼前臊紅著臉的小女人,唇角微微彎起,忽然覺得這小郡主當真很有意思……

    滿月的星光,點點透過窗隙照進屋中,映照著那細細的彎眉,秋波明媚的美眸,尖俏秀立的小鼻尖,還有紅紅小小的唇兒,雪白如脂的肌膚......

    碰......碰......碰......

    火鳳凰忽覺自己的心跳得微微快了些,不緊皺起眉頭雙手又抓緊了白羽玲的手腕。

    “啊~”白羽玲被手腕上的力道弄得痛了,不禁凝眉抬眸也望向那正直直盯著她看的女人!澳闩次伊恕卑子鹆岷粑蓙y的回道,雙眸看著面前咫尺相吸的女人,嬌聲的抱怨道。

    被白羽玲如此一說,火鳳凰方才回過神,緊張的連忙放開白羽玲的手退開了幾步,道:“郡主,我開始懷疑我與你之間的記憶曾經被別人干擾過,所以才會讓我忘記一些事情!

    “記、記憶還能被別人干擾?”白羽玲皺起眉兒,有些不相信的反問道。

    “我能感覺到,我想這其間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不、不可告人?你什么意思?”白羽玲又抿起唇,不知為什么極不愛聽這句話。

    “我也搞不懂,只是我用天眼找回了一些散亂的記憶,可能是未清除干凈的散片,雖想不起全部,但還算記起了一些!被瘌P凰如實回道。

    “這么說,你也并沒想起來全部?”白羽玲傻傻的反問道,但想了想又委屈道:“想不想起來又有什么區別,你從來不曾對我說過什么,所以你全都忘記了吧!卑子鹆嵊謽O為別扭的轉過身哽咽著要走。

    “可我想要知道……”在白羽玲經過火鳳凰身邊的時候,火鳳凰一把抓住了白羽玲的手,手臂環繞上白羽玲的婀娜纖腰,向懷中輕輕一帶,閉眸間便將一張櫻紅的唇色垂落附上白羽玲的唇間。

    ……

    紅紅寬大的長袍,銀白色纖纖裙衣,在迷媚的夜色中緊緊的相依在一起。

    她想要知道為什么她會那么喜歡親吻這個女人,為什么……

    面頰相附唇舌交織間,火鳳凰的眉宇慢慢的收緊,她覺得自己并不討厭與白羽玲如此親密解除,而且似乎身心中那種壓抑了許久的情緒,都盡在這親密溫馨的吻中慢慢化解開來。她突然好像知道自己為什么會不惜舍命救下了白羽玲……

    白羽玲的心跳得好快,她覺得她的呼吸也好快,身體猶如虛弱無力的嬰兒一般依靠在火鳳凰的懷中,直至微紅嬌嫩的唇兒被這人從口中放開時,她才羞臊著小心的慢慢睜開雙眼,看向面前一雙閃閃亮亮的美麗眼眸,似乎還是有些不敢確定這樣如夢般的感覺。

    “為、為什么要這樣……”

    “我想要知道這是什么感覺,既然我們以前也……所以你不會介意……我、我只想對那天拒絕你的吻而抱歉……”火鳳凰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

    “那你現在怎么想的?”白羽玲微喘著無比羞澀的垂下頭,雙手抵在火鳳凰的胸口上,自是也能清楚的感覺到火鳳凰也喘息起伏的情緒和這樣軟綿綿的手感。白羽玲忍不住咽下口水,她以前怎么沒有發現原來女孩子的這里摸起來這么……

    “我覺得我其實不討厭……這吻……”火鳳凰輕輕的小小的在白羽玲的耳邊說道。

    “是嗎?可是、可是我突然覺得我們這樣是不是不太好?”白羽玲后知后覺的突然害怕起自己的心,她覺得似乎兩個女人之間是不是不應該有這樣的事情。

    “什么?”火鳳凰凝眉不解的問道,

    “沒、沒什么……”白羽玲又硬生生吞下后半句話,生怕又將抱著她身體的人給打回去,F在的她好像一下子將心都系到了這女人的身上,好怕這一切又回到最開始的圓點。

    “你送我走吧?”

    “你還要走?”火鳳凰沒有想到她都屈尊禮下的獻給這女人一個香吻了,這郡主怎么還要走,難道還要讓她火鳳凰跪下來求她不成嗎?

    “難道你還要留我一輩子嗎?”

    “可是你不是答應過我,要等到白統朝回話再走嗎?”

    “那、那么我就等到那時,陪你到那時,時間到了你便送我離開了,是吧?”白羽玲輕輕的有些期盼的語調中又有些失落和難過。她真的好想為這個救她性命的女人做些什么,就算只當做彌補還債也好……也或許這些全都只是一個借口……

    火鳳凰不知道應該怎么回答,但覺得事情似乎就是應該這樣發展,就算她真的對這個白統朝郡主有特殊的感覺,但又如何?

    “好……”

    作者有話要說:這是什么文~~~艷~遇~~~~一吻定情~~~~~還債~~~~~有麻~~~急著更文,沒時間審文了,抱歉~
Back to Top
今晚三肖中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