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雪中悍刀行

第一百八十七章 江湖險惡啊

    不知為何徐鳳年并未走入珍寶無數的牯牛降,只是呆坐在檐下臺階,身后站著弟弟徐龍象和女婢青鳥,世子殿下自顧自嘀嘀咕咕,軒轅青鋒聽不真切。她當然猜不到這位北涼世子正在長吁短嘆,出涼州以后,先是符將紅甲重出江湖,接著吳家劍冢那對劍冠劍侍莫名其妙擋路,更別提天下第十一王明寅要拿走頭顱,緊接著大官子曹長卿在江南道帶走姜泥,繼續東行,在匡廬山更是遇到天人出竅的趙黃巢,好不容易到了道都龍虎山,這大雪坪又是儒圣又是劍仙的,這日子沒法過了,徐鳳年自認練刀還算勤快,可這些個家伙里頭隨便拎出一位,連拼到魚死破的資格都欠奉。

    溫華那小子都說人在江湖飄沒有總挨刀的理由,可碰上這些個,不挨刀都不行啊,這會兒徐鳳年終于有些明白騎牛的為何膽小如鼠,不下山是對的,以洪洗象身份,輕易下山,就像背了個大牌匾,上面寫著來打我啊幾個大字。這座江湖高手自有高手磨,金剛境武夫看似可以橫著走,不小心有指玄境看不順眼了咋辦?指玄高手威風八面,天象境的千年王八萬年龜又冒出池子來教訓你了。天象境夠無敵了吧?軒轅大磐還不是給孫子軒轅敬城讀書讀出了個陸地神仙,辛苦百年修為,別說全尸,就是一捧骨灰都沒能留下。

    徐鳳年躺在地面上,嘆息復嘆息。

    江湖險惡啊。

    軒轅青鋒等了半天沒能等到世子殿下還魂,終于不耐煩說道:“殿下不進入牯牛降?這里的東西太臟,青鋒絕不取走一物,殿下可以隨意拿走!

    徐鳳年仍是沒反應,半響過后,一名陌生少女走出府邸,同先前送出錦囊的那個少年神態如出一轍,輕聲道:“大老爺吩咐小婢若是殿下不進牯牛降,就交付錦囊一個!

    徐鳳年總算回過神,白眼道:“還沒完沒了了!

    嘴上念叨,卻是忙不迭接過錦囊,拆開一看,等那名妙齡少女走回牯牛降,才小聲詢問軒轅青鋒:“你父親說牯牛降有座寶庫,大門由上陰學宮墨家矩子打造,堅不可摧,讓雌雄兩條蛟鯢做內外環首,想要入內,必須由軒轅家族嫡子嫡孫滴血到雄鯢嘴,大鯢鉆透庫門,游走機關,與雌鯢相會,才能打開?要是你們軒轅血脈斷了,豈不是誰都打不開?”

    軒轅青鋒皺了眉頭,道:“殿下想怎樣?實話告訴你,那一尾雄蛟鯢去年便生機斷絕,我曾入云錦山尋找新的蛟鯢,奈何苦尋不得。既然小王爺在龍虎山拜師學藝,相信殿下與天師府關系肯定不差,聽聞天師府龍池豢養有蛟鯢數尾,殿下不妨求一尾贈予徽山,寶庫所藏,就當軒轅家族酬謝殿下這趟上山辛勞!

    說到后面,軒轅青鋒臉帶譏誚清晰可見,看笑話的嫌疑十分明顯。分明是拿住了世子殿下借老劍神之口朝天師府說出放屁兩字的七寸要害。

    躺在地面上的徐鳳年斜瞥了一眼軒轅青鋒,懶散道:“咋了,你以為我不敢去要蛟鯢?天師府不肯送,我就搶,搶不來就偷,偷不來再好好說話,求上一求嘛!

    軒轅青鋒嘴角勾起一個微妙弧度,似笑非笑道:“世子殿下行事不拘小節,以后世襲罔替北涼王,只要把這法子照搬對付北莽王朝,定然可以運籌制勝馬到功成,名垂千古!

    徐鳳年站起身,故意聽不出她言語的冷嘲熱諷,“借你吉言!

    徐鳳年繼而換了張面孔,和煦微笑道:“錦囊上不但說寶庫里頭有幾樣能入本世子法眼的好玩意,還有武庫外邊有一樣東西,比整座牯牛降都要金貴,要本世子好好珍惜,這錦囊上用了八個字: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軒轅青鋒臉色微變。

    徐鳳年大笑而去,跳下臺階,“傻娘們,你爹舍得把你送給本世子?再說他樂意送,我還不樂意收呢。要胸沒胸要屁股沒屁股的,成天冷著張苦瓜臉,照鏡子就能看到女鬼!

    軒轅青鋒盯著徐鳳年背影,眼神復雜。

    臨近大雪坪邊緣,青鳥小聲道:“公子!

    徐鳳年與她心有靈犀,知道她在想什么,微笑解釋道:“不是我有意刁難軒轅青鋒,只不過這女人你說好話她聽不進去,真要跟她推心置腹,好心保準被當成驢肝肺,真當我覬覦她美貌或者家產什么的,我豈不是冤死!

    不理睬臉色晦暗的軒轅青鋒,世子殿下才下大雪坪,就看到眼前黑壓壓跪倒一大片,不下三十人,徐鳳年略作思量就一清二楚,按住繡冬春雷,居高臨下笑瞇瞇說道:“呦,都挺知曉見風使舵,急著過來要給本世子當差,好去北涼那邊作威作福?這事情,行是行,不過丑話說前頭,真有些斤兩的,本世子絕不打發乞丐一樣打發你們,管你以前是通緝重犯還是雞鳴狗盜,本世子的飯碗大得很,別說幾十人,就是幾百人,都喂得飽!不過沒本事的,想來混吃混喝,甭管你是徽山客卿還是哪條道上的武林好漢,都給本世子滾蛋,一旦被揪出來,就拿你們腦袋去官府換點碎銀子!

    大多數依附徽山的江湖人士都給說愣了。

    這北涼世子是否太不學無術了點,怎的說話比剪徑蟊賊還直白露骨?

    當下十來棵墻頭草就小心翼翼站起身,試圖反悔離開,這些人一半出于心高氣傲,不樂意受氣。另外一半是濫竽充數,只是想著樹挪死人挪活,去家大業大的北涼世子那邊求個王侯門第的錦衣玉食,這一撥人在牯牛大崗本就地位不高,屬于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小人物,撈不到客卿那個油水最飽的位置,平日里別說了一整本秘笈,就是一頁,都能爭得頭破血流,交情相對較好的,也不乏爾虞我詐,非身份清貴的客卿,問鼎閣秘笈只可限時借閱,不可帶出問鼎閣,若有私抄,一經發現就會被逐出徽山,許多武林豪客若是武學路數相近,就各自死記硬背,多多益善,事后相互交換秘笈,心眼稍壞的,在節骨眼上多說幾字錯說幾字,不至于讓人走火入魔,卻也讓對方多走上彎路,徽山客卿席位就那幾十個,一個蘿卜一個坑,僧多粥少啊,人生百態,淋漓盡致。

    徐鳳年竟然在這時候都會走神。

    因為接下來潦草處理完牯牛大崗的遺留事務,在龍虎山就不再如何逗留,要往劍州東北而去。

    武帝城。
Back to Top
今晚三肖中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