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雪中悍刀行

第一百四十二章 北涼鼓響

    (請假三天,本該昨天恢復更新,遲了一天,所以除了這章七千字大章節,晚上十二點左右還有一章。這個月和下個月就都要努力還債了。大家拭目以待,也歡迎使勁鞭打督促。ps:新年快樂!)

    葫蘆口廣袤無邊,臨時搭建起了一座雄偉非凡的校武臺,與校武臺相距三里路的東西方向又各有一座閱兵樓,分別讓與北涼功勛老將跟官士子,一一武,形成廟堂大殿佐輔之勢。其樓六層,高出武樓一層,這讓此時陸續登樓的讀書人心底都有些與有榮焉,樓內北涼臣不乏品秩超群的封疆大吏,除了陵州新任刺史徐北枳外,幽涼刺史都已登上頂樓,跟隨經略使李功德一同憑欄遠眺,但離李功德最近的卻不是涼州刺史胡魁,

    也不是幽州刺史王培芳,而是兩張新鮮面孔,上陰學宮王祭酒和原本應該去京城御史臺就職的黃裳,高冠博帶,邊塞風沙撲樓之際,衣袖飄搖,襯托得兩位老人清逸仙風。胡魁按律在北涼道要比陵州刺史高出半階,他相比樓老人可謂正值壯年,早年是北涼軍列炬騎軍統領,其大馬營以滿營皆是精銳游弩手著稱于世,在北涼軍戰功顯赫,胡魁當年不知何事,原本按部就班便有望在五年內將涼州將軍收入囊,在八年前,竟擅自領三百輕騎突入龍腰州腹地,斬殺北莽蟄卜軍鎮一千兩百余北莽鐵騎,事后丟了官職,這才讓接手列炬騎的陳芝豹有了那撥天下第一等的百戰斥候,力壓北莽董卓的烏鴉欄子一頭。不過胡魁丟官之后,眾叛親離,竟是干脆棄武從,從涼州官皂吏做起,短短七年時間,竟然又給他當上了刺史,被北涼官場私下笑稱為被人尿了好幾泡的死灰都能復燃,沒天理了。幽州刺史王培芳則是純粹的士子出身,跟有過二十年戎馬生涯的胡魁一向不對付,幾乎每年往清涼山覲見北涼王,千篇一律都是訴苦胡魁這老兵痞是如何目無法紀,如何放縱部下大肆欺侮他幽州官員,跟性子乖張的胡魁獨自站在頂樓最右邊不同,王培芳既然近不了經略使大人與兩位清譽滿朝野的老者,就跟一些聲名在外的學宮稷下先生們客套寒暄,說些去國懷鄉的撫慰言語,聊一聊當下壇最膾炙人口的游仙懷古詩作,其樂融融。

    胡魁身穿正三品第一階的華美公服,這位涼州刺史沒辜負他爹娘給他取的名字,身材魁梧,在北地男兒當也要高出小半個腦袋,頂樓多臣書生,尤其是士子赴涼,大多身形清瘦,愈發襯托得胡魁鶴立雞群高人一等,胡魁登樓以后,跟誰都沒有打招呼,站在欄桿邊上,舉目遠望,黃沙滾滾,北涼一支支虎賁之師臨河列陣,胡魁眼神恍惚,若不是當年那樁禍事,他自己也該身處其,甚至是有資格站在那里閱兵校武!胡魁移了移視線,望向校武臺,一只手握住欄桿,在北涼官已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涼州刺史輕嘆一聲。一名被上陰學宮王大先生親自引薦到李功德面前“混臉熟”的年輕書生,姓郁名鸞刀,便是跟經略使大人言談也不卑不亢,性子略顯疏淡,讓頂樓靠后位置的兩地士子都腹誹其不知輕重,委實是太過恃才傲物。郁鸞刀系玉帶佩長刀,面如冠玉,豐姿卓絕。樓在無數馬蹄踩踏之下給人搖晃感覺,許多外地士子看到北涼鐵騎的森寒軍容,都面無血色,郁鸞刀始終神情自若,趁著黃裳在跟經略使磋商可否容許創建書院以及士子結社兩事,郁鸞刀默默走到胡魁身邊,也未出聲,兩人并肩遠眺沙場,兩人無言良久,出人意料,竟然是位居高位的胡魁率先開口,平淡說道:“你就是那殷陽郁氏的嫡長孫吧,在上陰學宮求學第一日便一鳴驚人,接連破解了黃三甲留下的九‘問’里的天地六問,宋家二夫子曾作月旦評,也評點你郁鸞刀‘言帶禪,語可解饞。入朝可平步青云,在野可繼承脈。’便是咱們那雄才無雙的二郡主,也對你的詩頗為推崇。只是我胡魁之所以注意你,無它,因為你曾作《涼州大馬歌》四十八字祭奠大馬營,我替兩百六十名死去兄弟謝你一句。”

    胡魁一手負后,一手拍闌干,輕聲道:“青青黃黃,柙殺野羊。涼州大馬,死在他鄉。好,真是好,便是我這等粗野武夫讀起來,也不拗口。僅憑這兩句,哪怕你郁鸞刀開口要跟我要一個四品官,明天就要上任,我也會心甘情愿許了。馬踏青草黃沙,策馬殺羊吃肉,回首仍不見故鄉。這些淺顯東西,可能很多人都寫得出來,只是他們不愿寫而已。”

    郁鸞刀,殷陽郁氏長房長孫,周歲抓鬮時,一手抓了一部《春秋》,一手扯住了一柄世代珍藏的絕世名刀“大鸞”,四歲作詩,名動天下,十四歲便獨身負笈佩刀求學上陰學宮,舉世側目。他也是此次士子赴涼最讓離陽朝廷心疼并且惱火的一位年輕俊彥,為此郁氏被趙家天子遷怒,在廣陵道上被打壓得十分凄慘。

    郁鸞刀低頭看刀,然后抬頭望向遠方,滿臉溫醇笑意,眼神堅毅說道:“胡將軍,我這趟來北涼可不是跟你求官來的,只是想親眼見一見世子殿下,便此生無憾了。我看不慣驕縱枉法的豪族豪閥,看不慣裝模作樣國子監,看不慣兔死狗烹的朝廷,唯獨看殿下順眼。我也想親口問一問殿下,若是有朝一日,北涼敵不過北莽百萬鐵騎,他徐鳳年敢不敢戰死沙場,敢不敢真的為原鎮守西北大門,若是徐鳳年肯點頭,那將來的死人堆里,就多我一個郁鸞刀!我輩書生,太平盛世求功名,亂世讀書,以死為百姓換太平而已!”

    胡魁平靜道:“怕只怕你們讀書人眼高手低,紙上談得一手好兵,紙下就是草包一個。”

    郁鸞刀聽了涼州刺史這番很煞風景的言辭,反而哈哈笑道:“我也怕這個啊,所以閱兵校武過后,便要去投軍,做一名卒子,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一遛便知。只是一路行來,見多了不似江南女子婉約的北地佳人,高大頎長,性格豪邁,很對胃口,死前總要娶個這般高挑的媳婦才不負此生,方才不負北涼行。郁鸞刀在這兒沒有什么長輩,跟女子家里投貼時還望胡大人代勞?”

    胡魁不置可否,說了句更加不吉利的話,“我胡魁沒有別的大本事,就是收得一手好尸。你郁鸞刀要是哪天死了,我替你收尸便是。”

    頂樓許多士子都在樓內站著,沒資格來到廊道憑欄而站,見到這位郁氏長孫既能到經略使大人那邊湊熱鬧,還能跟涼州將軍胡魁“相談甚歡”,都眼紅得緊,聽著郁鸞刀的笑聲,有些刺耳。他們哪里想得到這位名門子弟來北涼是一心求死來了。

    雪花稀稀疏疏落下,有漸長趨勢,北涼苦寒,只要下了雪,就徹底剎不住了,注定就是一場不眠不休的鵝毛大雪。郁鸞刀伸出一只手,去接住雪花。他的五指白皙修長,想來若是他在富饒的廣陵道,不論撫琴捧書,還是棋枰落子,都很能讓女子心儀。胡魁嗅了嗅,還有半個時辰,就該校武大閱了。他本就是一等一游弩手出身,有許多匪夷所思的駁雜技藝傍身,其就有聞氣斷時的本事,比起憑借經驗觀測天色來判定時辰還來得精準,至于脫胎于道教山澤通氣的道理,攜帶蓬艾挖坑燃燒,以此望氣打井找水,更是北涼軍必須精通的旁門功夫,徐家鐵騎在春秋初定時,之所以讓趙室忌憚得寢食難安,確實不是沒有理由,徐驍麾下不但猛將如云,精于旁門左道的“散仙”匠人,一樣讓離陽其余幾位大將軍難以望其項背。

    胡魁突然伸手指向校武臺,意氣風發,笑著說道:“郁鸞刀,半個時辰以后,不妨睜大眼睛看一看,那兒會有誰!你便知道北涼三十萬鐵騎,是否扛得住北莽百萬騎!”

    西邊的武樓,低了樓一層,這讓一大幫子被離陽朝廷罵作北涼老匹夫的年邁武人,都不約而同聚在一起跳腳罵娘,都說肯定是他娘的世子殿下的餿主意,否則大將軍才不至于如此打他們這些部下的老臉!北涼山頭林立,除了燕鸞和鐘洪武這兩個老軍頭,再就是雖說陳芝豹一系青壯將領去得七七八八,離開北涼到了西蜀,但往上一輩的功勛老將,許多跟陳芝豹關系不淺,大多有雜號將軍在頭上頂著,只是拖家帶口,也不至于老來生事,跑去人生地不熟的西蜀再起爐灶,選擇留在北涼。除了這三座山頭,還有大將軍義子一脈,以及諸多從騎軍步軍副統帥退下來的老將,這些老將軍,比起受封雜號將軍的那一撥,自然不可同日而語,在北涼軍仍是枝繁葉茂,根基深重。武樓原本也該是像樓那般按資排輩,位高者站高樓,只是今天卻有些反常,緣于一個駕牛車出關的林姓獨臂老頭兒不愿登樓,許多跟林老頭有生死之交的同齡家伙也就懶得去樓上顯擺威風,圍在蓮子營第一任統領的林斗房身邊。

    別看林斗房跟隨徐家到了北涼后就辭官歸隱,當了小二十年籍籍無名的田舍翁,只是誰不知道林斗房跟大將軍那真是過命的交情,何況差點就成了親家,加上當初老卒恭送世子入京,林斗房也出現在涼州城外,那會兒牛車老人跟上任幽州將軍“錦鷓鴣”周康,以及手握大半白羽騎的統帥袁南亭也都身在其。林斗房當年在徐家軍的人緣本來就好,不當官以后,沒了官場上難免傷和氣的傾軋爭斗,此次“出山”,就顯得更好了,哪怕是當年一些不熟的老將,也都樂得來絮叨幾句,連從步軍副統領這個高位退下來的劉元季,以及去年才騰出屁股底下那個騎軍副統領位置的尉鐵山,都不例外,這么一幫戰功煊赫的老家伙,有資歷有功勛有家底,說起話來尤為口無遮攔,比起樓那邊的縐縐酸氣沖天根本是一個天一個地,劉元季這會兒就在破口大罵那世子殿下好生不懂事,武樓高五層也就罷了,竟是比樓還要低一樓,這不是有意讓他們這撥為北涼打下江山的老家伙難堪嗎?

    劉元季退位有些年數,又是個出名的急躁性子大老粗,聽著他的罵罵咧咧,周圍無一例外都佩有一柄柄老舊涼刀的老人都會心而笑,才離開北涼軍不到一年的尉鐵山就要含蓄許多,甚至沒有搭腔。

    劉元季一旦卷袖子罵人,那就是鄉野潑婦都要退避三舍,尤其是喝酒之后,當年都敢噴大將軍徐驍滿臉唾沫星子,當然少不了被大將軍氣得拿鞭子抽,抽完了就丟到軍帳外頭喝西北風,當時還跟老邁不搭邊的老將軍也是一根筋,被大將軍丟到了外頭,別人拉他回帳子休息還不肯了,坐在地上繼續罵,罵累了就倒地大睡,那叫一個鼾聲如雷,用劉元季的話說就是俺也不跟大將軍慪氣,也不敢,就用鼾聲吵得你大將軍一夜睡不好覺!劉元季罵了世子殿下足足一炷香功夫還不解氣,正想要拿殿下在龍晴郡欺辱懷化大將軍鐘洪武說事,眼角余光瞅見尉鐵山再給他撇嘴使眼色,正納悶的時候,就狠狠挨了一拳,劉元季給打懵了,轉過頭,又是當面一拳,頓時鼻青臉腫,劉元季終于看到是林老頭這老王八出的陰招,劉元季氣不打一處來,馬上就還了林斗房腦袋上一拳,怒罵道:“姓林的,老子想揍你不是一天兩天了,當年是怎么跟俺老劉說的?!口口聲聲要跟我一起殺北蠻子,咱倆同年同月同日生,分不出大小,就說誰殺蠻子多誰做大哥,你他娘的到了北涼就當縮頭老王八了!還有,當年你跟南唐公主打算私奔,是誰給你把風的?咋的,我罵幾句那不懂事的世子殿下,礙著你林斗房了?!關你卵事!你一個膽小鬼,躲在不知道什么地方,二十年沒摸過刀了吧,你憑什么跟老子稱兄道弟?!”

    兩個老家伙馬上被身邊各自老人拉架拉開,趁著劉元季罵人的這個空當,被往后綁著拉去的林斗房又踹了劉元季好幾腳,怒氣沖沖道:“劉三兒,你跟我那些事就是糊涂賬,欠你的,老子下輩子給你當牛做馬,皺下眼皮子老子就是你孫子,你***別扯上咱們世子殿下!好,你罵殿下,那我倒要問問你,當年你那么多次被大將軍抽鞭子丟到外頭,是哪個孩子偷偷摸摸給你拿好酒喝,是誰聽你講那些翻來倒去的狗屁故事一聽就是一整晚?當年是誰親口跟我林斗房說大將軍生了個好兒子,還說以后有幾個女兒都一口氣嫁給那小子當媳婦?劉三兒,好你個劉三兒!當上了步軍副統領,就覺著了不得了是吧?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兒子,侵占好幾座官家鹽場,何止日入斗金,別說鹽戶,連官府甲士都敢殺,你劉三兒厲害啊,生了三個比殿下還厲害的兒子,殿下也不過是在青州殺靖安王趙衡的騎將,殺北莽的提兵山第五貉,從不敢殺北涼百姓!劉三兒,你信不信我這就去跟大將軍要個官,什么都不干,就專門殺你那幾個喊我義父的王八蛋崽子?!”

    被一口一個劉三兒的老將軍愣了愣,隨即怒發沖冠,瞠目罵道:“放你的狗屁,姓林的,你給俺說清楚,誰殺鹽戶甲兵了?!我兒子做不出這等傷天害理的事!”

    林斗房不知哪里來的氣力,掙脫開尉鐵山數位老人的拉扯,又給了劉元季面門一拳,“全北涼都知道,就只剩下你個老眼昏花的傻缺不知道!”

    武樓底層內,瞬間寂靜無聲。

    劉元季環視四周,尉鐵山仍是平靜無言,許多老人都躲避這位“劉老三”的眼光,劉副帥終于嘴唇顫抖不止,揮了揮手臂,不要人“攙扶”,一屁股頹然坐地,大口喘氣。

    林斗房猶自氣不過,就要踏步上前給上劉元季一腳,好在尉鐵山趕忙死死抱住,這才好不容易攔下了一手打造出蓮子營的老人。

    樓內這等光景,實在是能讓外人目瞪口呆。

    林斗房深呼吸一口氣,拍了拍尉鐵山的手背,后者緩緩松開手,林斗房坐在劉元季身前,相對而坐,轉頭望向樓外飛雪連天,輕聲感慨道:“劉三兒,還有老尉,咱們這些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家伙,總念叨著是自己幫著大將軍打天下守江山,我知道,你們也不是一味老馬戀棧,貪慕富貴,其實對你們來說,子孫可以衣食無憂其實就差不多了,再多些就是當年拼死拼活攢下來的福氣,以為這也是子孫該的的福分。你們啊,心底最怕北涼忘了你們以前做出的功勞,怕給人忘了。可你們如此,沒吃過苦頭的子孫們也就有恃無恐了,原先再好的苗子,也得被你們寵壞啊,殿下那些年不務正業,樓內諸位誰不氣?我林斗房就氣得不行,當年大將軍親自去我家田地里探望,我從頭到尾,都不樂意轉身見大將軍一面,可是咱們將心比心,殿下這兩年做了什么,離陽那邊不承認也就罷了,你們又不是睜眼瞎,會不知道真假?咱們摸著良心說說看,殿下赴京,可曾給北涼丟臉了?襄樊城,廣陵江,鐵門關,北莽弱水河,再加上太安城御道上,樓內誰做得到殿下做的?你一個連兒子都管不住的劉老三?還是越上年紀就越喜歡搗糨糊當和事老的老尉你?還是你這個這些年只顧著照拂門生官路的韓退之?”

    林斗房收回視線,望向劉元季,“劉三兒,大將軍不欠我們什么了,殿下更是這樣。咱們是打下了天下,可守北涼的事,咱們既然做不來,想做也做不好,那就老老實實交給樓那些家伙好了,樓高過武樓,又如何?春秋九國,看輕咱們徐家鐵騎的名卿重臣還少了?咱們都已經讓他們吃了大苦頭,若是你們擔心子孫被人瞧不起,就讓他們自己去闖一闖,而不是借著你們這幫老頭子的功勞作威作福,大將軍有句話說得糙,但有道理,誰家的兒子都不是生下來就應該吃苦的,也不是就該享福的,別的地方他不管,可在北涼,多大本事吃多大的苦享多大的福。所以說,劉三兒,如今是咱們欠徐家的了,咱們也許不欠什么,但是你們子孫們欠下了,欠了很多啊。”

    林斗房拍了拍劉元季的肩膀,然后站起,彎腰,攙扶他起身,幫著劉元季拍去胸口幾個被自己踩出來的鞋印塵土。

    劉元季突然咧嘴笑道:“娘的,姓林的,俺只賞了你一拳而已,再看看你,好幾拳好幾腳!”

    林斗房笑道:“早說了,我比你有本事,你不服氣不行,要不是還念著舊情,方才就使出看家本事的撩陰腿了。”

    劉元季摟著林斗房的肩頭,本來想嘴上罵幾句,可碰到那一截空蕩蕩的袖管,就不說話了,當年還是他劉三兒咬著牙幫老兄弟包扎的傷口,當著姓林的兄弟沒好意思,出了軍帳才敢蹲在地上嗚咽,那滋味,仿佛比他自己斷了胳膊還要疼。

    劉元季清楚記得那年,林斗房斷了胳膊,大將軍也重傷,那個孩子幫不上什么忙,但是始終臉色發白守在軍帳外,結果一老一小并排靠著軍帳“守夜”。

    劉元季,林斗房,尉鐵山,韓退之,四位老人一起并肩走到武樓門口,大雪紛飛,雖然不復見黃沙裹鐵甲的景象,但是舉目望去,那條河水本就結冰未曾解凍,冰河再往北,盡是白雪壓黑甲。

    十萬步騎北涼軍,東西方向分成兩個巨型戰陣,間留出一線路徑。

    白羽騎統領袁南亭得以臨近冰河附近,高坐馬上。

    此外還有蓮子營。大馬營。鷓鴣營。先登營。這些老營新營總計三十六,悉數一字排開,氣焰尤為雄壯。

    小雪營游弩手標長李翰林位置稍稍靠后,佩刀負弩,屏氣凝神。身邊是重瞳子陸斗。兩人一同望向那座校武臺,眼神熾熱。

    校武臺上空無一人,除了一架巨大戰鼓便也算是空無一物了。

    戰鼓未擂,對北涼甲士而言最是熟悉不過的號角此時亦是尚未吹響。

    南北向都有石階的校武臺終于緩緩露出一座小山般的身形。

    北涼都護褚祿山,二十年來首次披甲現世!

    褚祿山在校武臺正稍稍靠左位置,拄刀而立。

    北涼新任騎軍統帥,天下騎戰第一的白熊袁左宗,與那早就揚名立萬的步軍統領燕鸞大將軍,一左一右,同時走上校武臺,拄刀而站!

    袁左宗本就是世人皆知的玉樹臨風美男子,此時披重甲握涼刀,更顯得氣勢驚人。

    燕鸞如果只論身高體型,遠遠輸給北涼都護和騎軍統帥,燕大將軍身材矮小,比起江南男子興許還要矮上幾分,而且早早就在戰場上為流矢射瞎了一眼,這個不高不壯的男子,曾拔箭吞眼珠,繼續再戰。西壘壁一戰西楚覆國之前,兵圣葉白夔無敵于春秋九國,只有燕鸞的步軍,能跟葉白夔的大戟軍打了個平手!后宋西蜀兩國,不宜徐家騎軍馳騁,亦是他燕鸞立下的汗馬功勞。

    他燕鸞站在那里,天下誰敢小覷?

    然后是步騎兩位跟劉元季尉鐵山一同擔任多年副統領的陳云垂,何仲忽!

    接下來是兩位新任副帥,南唐將領第一人顧大祖,把持幽州軍權十多年后升任騎軍副統領的周康!

    以及緊隨其后的涼州將軍石符,幽州將軍皇甫秤,陵州將軍韓嶗山。

    只是為何不見大將軍,不見北涼王?

    最后由黑衣赤足的徐龍象帶著齊玄幀座下黑虎,步入校武臺。

    褚祿山,袁左宗,燕鸞,陳云垂,何仲忽,顧大祖,周康,石符,皇甫秤,韓嶗山。

    十人拄刀,一字排開!

    當這個帶著龍象鐵騎一路碾壓北莽南朝數座軍鎮的徐家次子露面,一聲悠揚悲涼的號角響徹天地。

    徐龍象一步一步走向那架一人半高的戰鼓。

    北涼鼓響,曾經最響響于春秋西壘壁!

    北涼軍陣后方,有八百鳳字營,白馬白甲。

    當一名頭發灰白的年輕人換上一身王朝藩王才可穿戴的玉白蟒袍,佩刀提矛上馬之后,一位老人為其牽馬而行,通體雪白的戰馬緩緩踩踏出幾丈外,駝背老人松開韁繩,直了直腰桿,輕輕拍了拍馬頭,然后欣慰笑道:“去吧。”

    這一騎在兩軍戰陣率領身后八百鳳字輕騎,在漫天飛雪,縱馬飛奔而去。

    老人望著那一騎的背影,雙手插袖,笑得合不攏嘴。

    徐龍象開始擂鼓。

    鼓響如雷,滾走北涼。

    那一騎,并未馬蹄踩踏在結冰河面上,而是連人帶馬高高躍起,鐵馬躍冰河!

    伴隨鼓聲過河之時,男子手斜提鐵矛猛然插入冰河。

    整條冰河碎裂不堪。

    身后八百騎停馬后,剛好填滿了那一線。

    只佩有一柄北涼刀的蟒袍男子在校武臺前下馬,沿著石階走上,站在最央,然后握住刀,猛然喝道:“北涼,抽刀!”

    北涼都護褚祿山不再拄刀,抽刀!

    燕鸞袁左宗陳云垂等九人也幾乎同時抽出北涼刀!

    十萬飛雪壓甲仍是紋絲不動的北涼軍也抽刀!

    亂雪更亂,抖落了滿身積雪的鐵甲愈發氣勢驚人。

    北涼鐵騎甲天下。

    北涼鼓響天下聞。

    北涼有新王徐鳳年。
Back to Top
今晚三肖中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