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雪中悍刀行

第兩百七十四章 守歲

    年關年關,欠債之人過年如過關,今年的除夕對于徐鳳年來說,其實就很遭罪,因為徐渭熊發話了,清涼山所有春聯都要他親筆書寫,還不能有一幅重復的,大小楹聯,總計三百六十五幅,這還不包括“春”“!眱勺,為此徐鳳年不得不求救于宋洞明白煜甚至是王初冬,要來了三百多幅春聯的內容,合輯成冊子,擱在案頭,照抄便是。*由于徐驍去世未滿三年,本該繼續用白底春聯,可是徐渭熊說今年用紅底,雖然徐鳳年不太情愿,可是連姑姑趙玉臺也附和二姐,徐鳳年能夠以一敵二曹長卿鄧太阿,可萬萬敵不過這兩位的聯手,只能乖乖認命。

    所以徐鳳年一大早就開始在梧桐院二樓奮筆疾書,陸丞燕一旁研磨,王初冬幫著裁剪宣紙,徐鳳年的三個徒弟,呂云長在書房待了一炷香沒到就熬不住,跑出去找于新郎切磋武學了,單獨從北莽回到北涼的大徒弟王生倒是沉得下心的性子,給小師娘王初冬打下手。唯獨余地龍這個小屁孩不見蹤影,屋內諸人心知肚明,如今北涼官場尤其是幽州邊關,幾乎所有武將都知道年輕藩王“扶墻而走”的典故了,不知是燕文鸞還是陳云垂脫口而出,為北涼王取了個“徐第二”的綽號,以此說明世間終究還是有人能贏過年輕藩王的,至于是誰是在哪個戰場上打贏徐鳳年,幸災樂禍的老將們才不管。于是渾然不知自己惹下大禍的余地龍剛從幽州關外返回清涼山,就給皮笑肉不笑的師父喊到了僻靜的后山,師徒二人沒有一起回來,只看到年輕藩王神清氣爽了幾分,而那個孩子隔了很久才露面,鼻青臉腫,滿臉委屈,坐在聽潮閣湖心亭生了大半天的悶氣,喊他吃飯也不搭理,最后還是陸丞燕這個大師娘親自出馬,才牽著孩子的手去吃了頓飽飯,狼吞虎咽的時候孩子還膽戰心驚跟大師娘訴苦,說師父無緣無故揍了他一頓不提,還要他這段時間修習閉口禪當啞巴,余地龍問師娘自己到底說錯啥了,陸丞燕看著眼神幽怨的孩子,她心里頭那點小怨氣也煙消云散了,為孩子撐腰說別管你師父,以后他要拿你撒氣就跑來找師娘。給徐鳳年揍成豬頭的余地龍笑著說好咧,呲牙咧嘴,然后繼續埋頭吃飯,孩子覺著大師娘脾氣真好,師父福氣更好。

    徐鳳年足足寫了將近三個時辰,寫完之后還要去端凳子搬梯子貼春聯,好在徐渭熊沒有在這件事上繼續折騰他,除了以往徐驍親自貼聯的十幾個地方,像老宅,王府大門,梧桐院,還有聽潮閣等等,這些地方的春聯徐驍向來親歷親為,而其余門楹都交由府上管事下人。徐鳳年讓王生喊來呂云長和余地龍,讓少年少女幫忙架梯子擺凳子,順便看著春聯有沒有貼歪,而且每次貼倒福字,都會讓三個徒弟喊一聲“福到嘍”,喊話的時候王生會含蓄一些,但看表情就知道少女很是誠心正意,呂云長最潦草應付,余地龍嗓門最大。按照老規矩,大門口的春聯最后貼上,完事后徐鳳年手里端著那大碗米漿,看了眼天色,望著街道盡頭,黃蠻兒與楊光斗陳錫亮等人差不多該回了。

    三個徒弟也沒白出氣力,都額外拿到了一幅春聯,徐鳳年也不問他們要拿去做什么,但大致猜得出來,余地龍肯定是要送給那位戰死在關外的大個子斥候,要請人捎去他家的。呂云長這個沒心沒肺的家伙,少不得是拿去給大雪龍騎軍的某位將軍校尉溜須拍馬,至于身材愈發抽條得像尋常少女的王生,也許就僅是用來收藏別無用處了。徐鳳年突然笑問道:“師父的字,咋樣?”

    呂云長立馬嬉皮笑臉道:“鐵畫銀鉤,龍飛鳳舞,入木三分,氣象萬千……”

    徐鳳年坦然全盤消受了,最后等到少年實在狗嘴里吐不出新的象牙了,笑瞇瞇道:“可以說人話了!

    少年立即小聲詢問道:“師父,要不再給我寫一幅唄?”

    徐鳳年玩味道:“進廟燒香禮佛是好事,可要是處處寺廟都要進去一趟,見佛就拜,那就反而顯得沒有誠意了。官場上,有一人愿意給你出十分力,比兩人幫你出三四分力,其實要好!

    少年用心想了想,用力點了點頭。

    徐鳳年轉頭望向余地龍,后者嚇得一哆嗦,哭喪著臉道:“師父,又咋了?除了大師娘,我沒跟啥說過話了!”

    徐鳳年冷哼一聲,把手中瓷碗遞給孩子,沒來由說了句:“算你小子運氣好!

    余地龍有些憋屈,但是不敢說話。

    徐鳳年望向遠方,呂祖,高樹露,劉松濤,李淳罡,王仙芝,再到他徐鳳年,以后也許是軒轅青鋒,然后輪到余地龍。

    在他徐鳳年有望真正無敵于世的時候,出現了陸地朝仙榜上的謝觀應,應世而出應時而出,一物降一物,依循舊有天道,如果謝觀應不堪大任,還會有洪洗象替天行道,只是后者沒有理會而已。等到余地龍王生呂云長這撥年輕人橫空出世的時候,想來就已經沒有所謂的天人了吧,人間人戰人間,各憑本事不憑前世,各自轟轟烈烈,或成或敗,或死或生。但是現在畢竟還不曾真正天人永隔,還有所謂的冥冥中自有天意,徐鳳年直覺將來能夠與余地龍一戰之人,不但有,而且極有可能就出自東海,至于到底是誰,徐鳳年不感興趣,而余地龍身邊的王生呂云長,不出意料只能是李淳罡獨領風騷那個時代的王繡酆都綠袍之流,或者是王仙芝時代的鄧太阿曹長卿。但是徐鳳年還是希望那個時候的余地龍,尤其是自己不在世的那一天,不要成為天地間的一匹脫韁野馬,而要心有牽掛,一個完全沒有氣運束縛鎮壓的“王仙芝”或者“徐鳳年”,若是心無敬畏,只知道橫行無忌,無疑會是一場災難。

    呵呵姑娘這次回來,轉述了好些莫名其妙的言語,既是黃三甲的酒話,也算是黃龍士的遺言,聽上去很胡說八道,那個已死的老人說以后的世道,會很有意思,凡夫俗子也能“御劍飛行”,朝游北海暮蒼梧,一日之間游遍四海之境,甚至上天摘星下海撈月,還說以后人人皆是讀書人,一年讀過的書,可能就要比當今儒圣翻過一輩子的書都要多,但很可惜,以后的讀書人不算真正的讀書人了,只算翻書人,所讀之書,也非圣賢書了,更不會見賢思齊,所謂的將心比心,變了味道,很多人自己不愿做英雄,便認為世上無英雄,將別人的拋頭顱灑熱血視為傻瓜,將先烈的慷慨赴死轉瞬忘卻……那個看似活著很有意思的世道,其實喪失了許多先賢在世時無比希望后世能夠繼承的東西。所以他黃龍士愿意死在當下,死在這個世道里頭,在這里化作黃土一抔。

    江湖上,呂祖不愿過天門,李淳罡不愿飛升,王仙芝愿意輸給他徐鳳年……廟堂上,張巨鹿不留退路,齊陽龍毅然出山,坦坦翁“戀棧不去”……

    也許都因為他們跟黃龍士是一類人。

    以死而生。

    徐鳳年輕輕嘆息一聲,伸手揉了揉大徒弟的腦袋,微笑柔聲道:“既然有了快活劍,就要活得快活快意,別像……有些人!

    少女畢竟長大了,師父這個親昵動作,讓她有些臉紅。

    呂云長突然鬼叫道:“師父,其實王生喜歡你呢,真的,瞎子也看得出來!”

    身上暫時沒有背負那六七把劍的少女猛然間殺氣騰騰,跟白狐兒臉走了那趟北莽數千里,少女的劍道修為突飛猛進,就目前而言已經是三名弟子中修為最高,只是少女心思在此彰顯無遺,跟呂云長打打殺殺,豈不是承認了呂云長的說法?可不聞不問不理不睬,少女也憋不下那口氣。好在這個時候街道上一陣馬蹄幫她解圍,是師父的弟弟,龍象軍的主將徐龍象從流州返回州城了,徐鳳年走下臺階的時候撂下一句,“地龍,跟你師弟練練手,昨天師父怎么揍你的,你就怎么揍他,只要別耽誤吃年夜飯就可以!

    余地龍愣了一下。

    腦子最靈光的呂云長早已跑進王府,大喊道:“打架可以,容我去拿兵器!”

    余地龍趕忙把瓷碗交給臉頰緋紅的王生,去堵截呂云長。王生又低著頭把碗還給徐鳳年,小聲道:“師父,我也去!

    徐鳳年端著碗,無奈道:“你們仨好歹把凳子梯子拿回去啊!

    黃蠻兒見到徐鳳年的時候,好像有些畏畏縮縮,徐鳳年把碗遞給陳錫亮,然后笑著抓起黃蠻兒的肩膀,下一刻徐龍象的身軀就在街道一側的積雪中一路滑去,激蕩出雪花無數。

    遙想當年,徐家姐妹兄弟四人,每逢大雪,徐鳳年最喜歡把身材瘦弱的黃蠻兒甩到大雪里去,樂此不疲,甚至會提著黃蠻兒的雙腳,在院子里倒栽蔥,在地面上捅出一個個腦袋大小的窟窿,寫出大大的徐字,等到大功告成,徐鳳年雙手叉腰,豪氣干云,黃蠻兒就坐在雪地里憨憨傻笑,站在屋檐下看熱鬧的大姐徐脂虎肯定會拍手叫好,要不就是捧腹大笑,而性情早熟的徐渭熊會撇撇嘴,假裝一臉不屑。因為徐渭熊也不是很樂意陪著他們三個胡鬧打雪仗,所以徐鳳年和大姐就只好讓黃蠻兒當靶子站在墻根不動,兩人比誰丟擲雪球更準,每當徐鳳年把雪球精準砸在黃蠻兒腦袋上的時候,笑得最開心的,不是徐鳳年,反而是黃蠻兒,那個時候徐渭熊都會翻白眼。

    陳錫亮目瞪口呆,在清涼山待過十多年的流州刺史楊光斗老神在在,對此早已見怪不怪了。

    很快徐龍象就跑到徐鳳年跟前,二話不說就蹲下身把哥哥背在身上,看架勢是要從山腳一路跑到山頂才罷休。

    過年吃餃子,是徐驍立下的規矩,吳素在世時,是她和兩個女兒一起包餃子,吳素去世后,尤其是大女兒遠嫁江南小女兒遠行求學,就都是徐驍一手操辦。

    今年的餃子,趙玉臺,徐渭熊,陸丞燕,王初冬,是這四名女子包的餃子。

    今年的年夜飯,還是徐驍的規矩,女子不離席,所以除了徐鳳年和徐龍象,王生那三名徒弟,還有近水樓臺的徐北枳以及宋洞明白煜,還有遠道而來的陳錫亮楊光斗等人,好大一張桌子都坐滿了人,難得的熱鬧場景。

    吃過了年夜飯,就是守歲。

    徐鳳年獨自走到那座王府大堂門口,居中主位擺了兩張椅子,清涼山王府,或者說徐鳳年最為人詬病的一個地方,就是年少時在徐驍跟北涼大人物議事之時,他這個世子殿下就大大咧咧坐在徐驍的座位上,徐驍就只能笑呵呵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也從不覺得有何不妥。徐鳳年站在大堂門口,看著左右依次擺放的數十張老舊椅子,再看著那兩張椅子,怔怔出神。然后很快府上老管事宋漁就搬來一只大火爐,木架火爐縫隙墜掛著一只撥弄炭火的小火鉗,徐鳳年捧過火爐,擺在中央兩張椅子腳邊,蹲下身開始嫻熟撥弄剛剛有些紅光的炭火。守歲一事,是男人的事,哪怕徐驍是天底下出了名的妻管嚴,這件事也沒商量,當然老王妃吳素也從不會在這種事情上跟徐驍較勁,嫁入老徐家,吳素就是徐家的媳婦,從不在老徐家的老規矩上說什么。在徐鳳年蹲在火爐前的時候,徐龍象也拎著兩大袋子木炭走入大堂,守歲要守到天明,加炭添火是少不了的,哥倆一起蹲著,徐鳳年輕聲道:“以前守歲,我都容易犯困,徐驍又從沒有好漢不提當年勇的覺悟,喜歡碎碎念,我次次都熬不到子夜以后,你也會跟著我離開,所以都是徐驍一個人待在這里,現在想一想,徐驍孤零零一個人,挺可憐的,黃蠻兒,你說是吧?”

    徐龍象點了點頭。

    徐鳳年又問道:“你說每年這個時候徐驍坐在這里,會想什么?”

    徐龍象搖了搖頭。

    徐鳳年猶豫了一下,自言自語道:“曹長卿在太安城的時候,告訴我年后就可以去西楚,去接個人,但是我不知道如何開這個口,二姐也許不答應,你兩個嫂子不管答應不答應,心里頭也肯定會有疙瘩,更不用說燕文鸞顧大祖這撥大將軍了,是啊,軍國大事豈能兒戲?北涼在關外戰死那么多人,畢竟是為了北涼而死,但如果說陪著我徐鳳年去廣陵道趟渾水,冒天下大不韙,到底算怎么回事?就算我固執己見,拿北涼王的身份去壓他們,恐怕下一場涼莽大戰還沒打,我們北涼自己就已經離心離德了!

    徐龍象陷入沉思,沒有像小時候那樣不管天大的事,都傻乎乎樂呵呵站在哥哥身邊就是了。

    早年為了哥哥,黃蠻兒那可是連徐驍都敢對著干的,就像老皇帝駕崩后清涼山山頂的那場歌舞升平,徐驍破天荒勃然大怒,黃蠻兒就擋在了爹和哥哥中間,一步不退。

    徐鳳年放下火鉗,縮手縮腳蹲在火爐前,望著炭火發呆。

    ————

    就連徐鳳年都不清楚,今夜的夜幕中,一隊隊人馬會不約而同地依次進入州城大門。

    幽州有北涼步軍主帥燕文鸞,副帥陳云垂,刺史胡魁,將軍皇甫枰,幽騎主將郁鸞刀,等人,一大幫人。

    陵州有經略使李功德李翰林父子,新任刺史,陵州將軍韓嶗山,副將汪植黃小快等人,還是一大幫人。

    流州除了已經在府上的陳錫亮楊光斗兩人,還有龍象軍副將李陌藩,流州將軍寇江淮,依舊是一大幫人。

    涼州關外關內,以北涼都護褚祿山和騎軍大統領袁左宗為首,那就更多了,更是一大幫人。

    北涼道文臣武將,在這個除夕夜,不知為何陸續趕到清涼山王府大門外。

    徐偃兵站在大堂門口外頭,臉色異常沉重。

    徐鳳年緩緩站起身,有些苦笑。

    山腳門外的陣容,無異于逼宮了。

    既然自己被蒙在鼓里,就意味著連同二姐和褚祿山在內,都不答應。

    徐鳳年站在那張椅子附近,轉身望向大門口。

    褚祿山第一個出現在大門口,但是沒有急著抬腳跨過門檻。

    徐鳳年收起思緒,嗓音沙啞輕聲道:“都進來吧!

    褚祿山,李功德,燕文鸞,袁左宗,陳云垂,顧大祖……

    李陌藩,郁鸞刀,寇江淮,曹小蛟……

    宋洞明,白煜,黃裳……

    徐北枳,陳錫亮……

    因為走入大堂的人數實在太多,不得不臨時添加了十多把椅子。

    徐鳳年等到所有人身后都擺放有椅子,這才坐在那把往年徐驍坐的椅子上。

    徐鳳年伸手往下壓了壓。

    所有人都坐下。

    徐龍象也挑了張椅子坐在一側。

    那股磅礴氣勢,完全不輸給曹長卿鄧太阿拓拔菩薩所有武道頂尖宗師,都一股腦出現在年輕藩王面前。

    徐鳳年沒有惱火,只是有些疲憊。

    坐在徐龍象袁左宗齊當國三人身邊的褚祿山,低著頭,好像不敢正視徐鳳年。

    之所以出現今夜的局面,他和徐渭熊兩人都可謂是罪魁禍首,否則誰敢如此行事?

    徐鳳年正襟危坐,雙手插在袖子里。

    一如徐驍當年。
Back to Top
今晚三肖中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