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我的火影之旅

第五十七章 雨忍

    空氣中的水汽在周遭的樹葉上凝結,匯聚成一顆顆透明的露珠,順著中央折痕般的脈絡垂直滑落。

    一時間,滴滴答答的聲音此起彼伏,貫穿林間。

    越前進,空氣越潮濕,乳白色的霧氣開始彌漫。

    叢林的內部本就復雜,加上視野的限制,兩人的速度也不得不慢了下來,開始以一種平緩的效率前進。

    “穿過這片叢林,前方就是雨之國的地界了,怎么樣,是不是很快。”

    由于水門在草之國附近定了坐標,原定的路程直接縮短了四分之三,在這個全靠雙腿走天下的時代,飛雷神的便利讓人不禁產生世界咫尺天涯的錯覺。

    “照理說這種任務不是應該讓大名派出使者,我們從旁協助保護,為什么讓忍者充當正面交涉的角色?”忽略了水門不算明顯的自夸,陸鳴忽然開口自顧自的疑問著,說完又抬起頭看了對方一眼陸續問道,

    “還有,這種任務找別人不行嗎,木葉居然還將你派出來,是不知道該怎么合理利用資源?”

    對陸鳴的抱怨式的吐槽,水門撇過頭當做沒有聽到,片刻之后又轉過來解釋,

    “那是正常的流程,但現在草忍村基本已經處于土之國的控制之下,從火之國跨境過來肯定會驚動對方,再帶著一個普通人的話,就算我們對自己實力再怎么自信,也是件麻煩的事情。”

    面對必然的會發生的突發狀況,最好的辦法不是硬著頭皮,而是直接回避。

    像是總結又像是給出理由,水門又輕飄飄的加了一句,

    “至于我嘛,最近很閑。”

    這坦然的語氣讓陸鳴莫名愕然,隨即還有幾分淡淡的尷尬,瞧瞧人家這積極性,上頭都沒有吩咐就急著自己找活干。

    再看看自己。

    這就是磨洋工黨和奮進加班黨之間的區別

    閑聊間,霧氣開始減淡,光亮出現在前方。

    一躍而出,水花聲響起,兩道身影平穩落地。

    陸鳴目光看向一片泥濘的土地,淅淅瀝瀝的雨水正在漫無目的敲打著,這樣的場景最終化為一抹熟悉在心中浮現。

    “怎么了,看的這么入神?”

    “沒只是有些感慨”

    “什么?”

    “兩個國家,不過只是因為隔了一座山脈,就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景象。”

    一邊干旱,一邊水澇,極端的環境比起火之國,落差太大。

    “沒辦法,這本就不是人力可以掌控的事情每個國家都有各自的問題,環境因素是最難克服的。”

    人力不可掌制?難以克服?

    換做以前,陸鳴對這話可能還比較認同,但時至今日,有了查克拉的忍者難道還會對自然屈服?

    不知怎么的,陸鳴就開始均衡腦補了起來,如果將這里的多余的水資源散布到風之國,那么會怎么樣?

    沙漠變成沃土,綠洲開始大面積覆蓋而雨之國的水澇問題也將得到改善,農業得以發展

    當然這些都只是最表面的改變。

    更多的變化會從兩國開始擴散開來,逐漸影響到其他的國家

    而在陸鳴思緒紛飛之際,水門忽然抬起左手指了指前方,

    “那邊好像有人。”

    雨水如線,拍打在男子黑色的衣領上,一道道細小的水流帶著冰涼從脖頸處滑入胸膛。

    男子側過頭的看了看身旁的兩位氣喘吁吁的隊友,心中悲嘆的同時,冷冽的目光再度轉向面前的五道身影。

    黑色的兜帽下臉孔看不清楚,只是額前整齊的護額泛著亮銀異常顯眼,那是雨忍的標志。

    “如果現在放下武器,或許你們還能保住一條命。”五人中央的位置,一道身影上前一步,語氣冰冷道,“如果不愿意,也沒有關系,我們也省事了。”

    話音剛落,旁邊的四道身影同時上前一步,兵刃泛起寒光,氣勢壓迫而來。

    三人面面相窺。

    聽從對方,放下武器?

    還是拼死抵抗?

    就像考試題目中常見的兩個選項,但不同的是,兩個似乎都不是正確的答案。

    “我們什么都沒有做,我只是”

    不知道是想解釋還是想拖延時間,但話才講到一半便講不下去,紅色的血液順著胸口流淌下來。

    站在一旁的男子臉色一下變得蒼白,只見到地面上突然竄起一道透明的水刃,眨眼之間貫穿了隊友的身體,他根本來不及反應。

    這時,他才明悟了。

    哦,什么保住一條命,全是假的

    由恐懼帶起的思緒順著腦海蔓延,連帶產生另一種情緒,那是后悔。

    他開始后悔搭上了那個組織,那個叫做曉的新晉組織,他真的沒有想到對方這么快就被盯上了,順帶還連累了自己。

    他們不過是剛剛接觸了一次,連是否正式加入都還沒有確定啊。

    這樣結果真是

    “拼了!”

    壓低的嗓音有著困獸一斗的氣勢,旁邊的隊友立刻雙手合十,面色決然之間查克拉猛然鼓蕩。

    “水遁,渦流!”

    地面和空中的雨水被瞬間抽離,一道道透明的水刃像是鐮刀般飛射而出,一瞬間覆蓋了對面的五道身影。

    與此同時,兩人的腳步迅速后撤,只留下原地那具目露不甘的尸體。

    “這點手段就想跑,太天真了。”

    還是剛才說話的雨忍,對方低沉的嗓音中仿佛藏著嗜血的笑意,像極了吞噬人心的魔鬼,讓人不由的頭皮發麻。

    “分開跑!”

    男子做了個手勢,接著迅速逃離。

    “來不及了。”

    銳利的風聲切開雨幕,一瞬間,一道圓形的事物高高飛起,接著重重落地,滾了好幾圈,染的滿是泥漿。

    “怎么,不跑了?”

    見到僅剩的獵物面露死灰呆立原地,雨忍男子像是起了幾分調侃的興趣,

    “看著隊友一個個死在面前,這種感覺是什么,是絕望,不甘,恐懼,還是后悔?”

    見到對方抬起了頭,男子滿意的點了點頭,“就是這樣,安安分分的待在角落里或許還能茍延殘喘的活下去,何必蹦跶出來”

    “哎,隊長的惡趣味又出現了。”一旁,另一位雨忍忍不住小聲嘀咕了一句。

    “反正他也跑不了了,我們就看”

    就在男子說話的同時,背后忽然響起一道陌生的嗓音,

    “水遁,大瀑布之術!”

    什么!

    心頭驚懼間,身體被水流覆蓋,四肢被巨大的力道一下子扭曲,視野開始了無限的翻轉

    遠遠看去,巨大的漩渦通道卷起四道身影呈直線向著遠方洶涌而去就像一場過境的臺風,猛烈且迅速。

    而那位雨忍小隊隊長目睹著旁邊突然發生的一切,驚的有些說不出話,半天才艱難的從牙縫里吐出一個字,

    “誰?”

    前方,兩個年輕的男子正并肩緩步走來。

    同樣款式的黑色風衣,寬袍大袖,領口高立,一人發色橙黃,另一人鮮紅如血。

    前者眼神自信,氣質陽光,后者面容冷峻,身材消瘦。
Back to Top
今晚三肖中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