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白龍之凜冬領主

第二百八十三章 風云匯聚

    愣了片刻之后,蠻人酋長珀馬汗反應過來,氣惱的高聲質問道。

    “你這個懦夫!你身為戰士的榮譽去那了?!”

    納米夏子爵反唇相譏道。

    “向一名老人挑戰,就是你所謂的戰士的榮譽?!”

    珀馬汗酋長張嘴說不出話來。

    沒錯,納米夏子爵只是高階戰士,而且已經五十多歲了,早已過了一名戰士的巔峰年齡,再加上常年操勞,頭發白了一半,從外表上來看已然是一名老人。

    而珀馬汗則處于三十多歲的巔峰年齡,向五十多歲的納米夏子爵挑戰,的確有欺負對方年老的嫌疑。

    納米夏子爵的副官烏蘭哚大聲嘲諷道。

    “居然挑戰一名頭發花白的長者!還說什么戰士的榮譽!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城墻上士兵們大笑起來。

    珀馬汗大怒。

    “你這個懦弱的雜碎!居然敢侮辱我!敢不敢下來和我決一死戰!”

    高階戰士烏蘭哚年輕氣盛,正打算回應,納米夏子爵連忙制止。

    “烏蘭哚!別上當!”

    副官烏蘭哚聞言冷靜下來,一想到自己差點答應,心中后怕不已。

    蠻人一族崇尚武力,部落的酋長便是部落的最強者,而大部落的酋長一般都有大師級實力,眼前的蠻人能成為大軍的統帥,必定是蠻人酋長中的佼佼者。

    一個高級戰士對上一名大師級強者,用屁股想也知道戰斗的結果。

    見城樓上沒了聲音,珀馬汗又罵了起來,話語十分難聽。

    不只是普通軍士,修養極好的納米夏子爵也聽得火冒三丈,取下背后附魔的獸角弓,從箭筒里抽出一支羽箭,拉弓上弦。

    嗖!

    箭矢釘入蠻人酋長面前的土地上,大半沒入泥土中,箭尾的羽毛在外面劇烈顫抖著。

    “滾!”

    珀馬汗看著城樓上箭已上弦的士兵,挑釁的向天發出一道氣斬。

    “沒卵子的縮頭烏龜!”

    珀馬汗毫不留戀的轉身離去。

    雖然他是大師級強者,但也擋不住如此之多的士兵的連續射擊,與其被箭矢狼狽的趕走,還不如主動撤離。

    當然,更深層次的原因還是他感應到城墻后面,一位大師級強者發出的警告信息。

    蠻人酋長返回蠻人隊伍,數名蠻人高層連忙圍了上來。

    “這些該死的羅威人不肯出來!按計劃行動!”

    “明白!”

    三萬多蠻人隊伍是由十幾個蠻人部落組成的,各部落的酋長驅馬返回各自的隊伍,隨后,三萬多蠻人軍隊分成了十幾股人馬,繞開米多蘭要塞。

    羅威王國和蠻人大草原的邊境是一片不算高的山丘,五大要塞堵住了五個可供大軍通行的軍事要地,但此時,那些分布在山丘之間的小路,卻是不設防狀態。

    分散的蠻人部落將沿著那些邊境小路,進入羅威王國境內大肆破壞村莊和小鎮,這也是蠻人族長西弗烈制定的作戰計劃。

    就如納米夏子爵預料到蠻人的行動一樣,西弗烈也料定軍力不足的羅威戍邊軍會據城而守,蠻人的確拿高大的城墻沒辦法,但掠奪邊境上的村鎮卻是蠻人的拿手好戲。

    此次專門為了復仇而來,殺光、搶光、燒光便是蠻人行動的策略,因為蠻人高層一致認為,只有讓羅威王國深深記住這個教訓,才會不敢對蠻人不敬。

    米多蘭要塞城樓上,納米夏子爵咬牙切齒的看著分散遠去的蠻人隊伍,在過去的數千年里,每當冬天來臨之際,蠻人便是這樣踏入羅威王國,掠奪糧食和女人。

    在以前,還有邊境巡邏隊的阻攔,蠻人部落各自為戰,都是小股小股的潛入,現在,蠻人大軍卻是大搖大擺的進入。

    此次蠻災的規模空前強大,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遭殃,納米夏子爵嘆了一口氣。

    羅威王室的小貴族有七成在北方行省,因為王室需要一隊武力強悍的人群,成為抵擋蠻人南下的堅實防線,而沒有什么比封地和爵位能讓人盡心盡力了。

    但是,這些貴族大多是騎士和男爵這種低等貴族,這些小貴族分布在北方行省各個地方。

    一般而言,騎士能擁有一個莊園或者村莊作為領地,而男爵擁有數個村莊甚至是一個小鎮,子爵則擁有一個繁華的鎮子甚至是小城,以及城鎮周邊的村莊。

    納米夏席米爾所在的席米爾子爵家族最開始時,也只是擁有一個小鎮的男爵,這個小鎮名為白鳥鎮。

    白鳥鎮經歷過數十上百次蠻災,幸好沒有遇到不可力敵的敵人,白鳥鎮幸運的存活下來。

    經過數代人的努力,席米爾家族攢夠了軍功,升級成為了子爵家族,白鳥鎮也逐漸發展成白鳥城,成為了羅威王國北方行省排名前五的城市。

    但是,像席米爾家族一樣幸運的小貴族畢竟只是少數,幾百年里,無數個小貴族家族覆滅在蠻災之下。

    在蠻災中,大師級的蠻人很少見,但高階戰力還是有一些的,而一般的子爵家族的最高戰力便是大師級,子爵家族自保尚且困難,更別提男爵和騎士了。

    此次蠻災異常猛烈,就算是子爵家族也有覆滅的危險。

    納米夏子爵心中也有些擔憂自己的家族,席米爾家族傳承了兩百多年,最強者是一名大師級戰士,但若是有兩名大師級強者圍攻,即便是有城墻也可能擋不住。

    但此時,納米夏子爵也只能祈禱家族和四位王子爭點氣,撐過三天時間,等到白堡的援軍到來便可以全面反擊了。

    白堡大軍的出動瞞不過有心人的眼睛,更瞞不過羅威王國本土勢力,羅威王國的四位王子很快便收到了白堡大軍的消息,當即明白了通往王座的試煉的內容,四位王子加速向各自的北方行省支持者的城市趕去。

    在蠻人和羅威王國初步過招的同時,白堡大軍也在貝利城的碼頭登陸了。

    登上陸地后,白堡大軍的指揮官,豺狼人霍格河爪沒有停留,帶著十萬豺狼人騎兵向北方行省趕去。

    雖然白堡和羅威王室聯合封鎖了大軍登陸的消息,但也滿不了太久,消息遲早會傳到蠻人耳中,兵貴神速,霍格便是要打這樣一個時間差。

    由于蠻人擅長馬戰,白龍領主派出的全部都是豺狼人騎兵,而食人魔則沒有合適的坐騎,又身披重甲,只能慢慢趕過去。

    一時間里,羅威王國北方行省風起云涌。

    白鳥城外十幾公里處有一座小鎮,名為綠藤鎮,綠藤鎮是馬維男爵家族的世襲領地。

    此時,上位還沒滿一年的馬維男爵坐在城堡大廳盡頭的椅子上,愁眉苦臉。

    由于離強大的白鳥城不遠,綠藤鎮一直依附白鳥城,也正是因為白鳥城的威懾,蠻人一般不會來白鳥城周邊掠奪。

    畢竟蠻人掠奪是為了食物,掠奪那個村莊都一樣,犯不著招惹強大的白鳥城。

    然而那是以前,如今蠻人大軍為了報復而來,強大的白鳥城比其它城市更有可能吸引蠻人強者的目光,因為白鳥城的主人納米夏子爵是戍邊軍的領袖,而且他還是前幾天屠殺蠻人的“罪魁禍首”。

    幾乎可以肯定,白鳥城會遭到蠻人猛烈的報復,到時候,第一個倒霉的便是距離白鳥城不遠的村鎮。

    平日的保護傘,變成了催命符,年輕的馬維男爵欲哭無淚。

    現在,馬維男爵心中天人交戰,思考著是進山躲避,還是前往白鳥城,和席米爾子爵家族站在一起。

    沒錯,馬維男爵心中已經放棄領地了,畢竟這次的蠻災非同小可,絕不是綠藤鎮能擋下來的,馬維男爵不敢以自己的性命為賭注,去賭那虛無縹緲的運氣。

    進山躲避的話,只需要帶著鎮民和糧食,勝在人員安全,但若是這樣做的話,自己家族和席米爾子爵家族經營了兩代人的關系不說毀于一旦,但也絕對會降至冰點。

    因為,席米爾子爵家族已經發出邀請,邀請馬維男爵帶著鎮民前往白鳥城避難。

    說是進城避難,但誰也不是傻子,蠻人一來,馬維男爵肯定是要帶人上戰場的。

    一番深思熟慮后,馬維男爵決定前往白鳥城,因為若是進山躲避的話,極有可能面臨戰后清算。

    王國法律規定貴族有保衛領地的義務,對逃避義務的貴族,法律的處罰極為嚴重,甚至可能收回爵位和領地,但戰略性轉移,前往其它地方抗敵還是準許的。

    馬維男爵前往白鳥城,若是能在戰場上立功的話,更是有可能加官進爵,就算是不能立功,也能加深和席米爾子爵家族的友誼,讓日后的貴族道路暢通一點。

    而且馬維男爵的父親便是死于蠻人之手,若是避而不戰,馬維男爵覺得對不起死去的父親,而新繼承爵位的他,也需要一場戰斗來提升自己的威望,以此穩固地位。

    當然,若是城破了的話,那么一切都完了。

    但是白鳥城城墻高大,又有精兵強將和一位大師級強者守護,那有這么容易陷落。

    是以,馬維男爵決定賭一把。

    下定決心后,馬維男爵忙碌起來,先是命令親信護送家人、貴重物品和鎮民前往山中避難,這樣一來,若是白鳥城破了,綠藤鎮完蛋了,至少領地的根基還在。

    匆匆安排好領地的事務后,馬維男爵直接帶著五百人的軍隊趕往白鳥城。

    由于沒有老弱病殘的拖累,馬維男爵一行人速度很快,很快便趕到了白鳥城。

    在白鳥城城門口,馬維男爵受到了納米夏子爵之子薩洛克席米爾的熱烈歡迎,并給馬維男爵一行人安排了住處,顯然,薩洛克期待這些援軍很久了。

    中午時分,白鳥城內的席米爾子爵家族城堡大廳里,白鳥城代城主薩洛克和聚集在白鳥城的一眾貴族正在開會。

    由于強敵來襲,守住領地無望,白鳥城周邊的貴族大半聚集在這里,有兩位男爵,七名騎士,他們都抱著和馬維男爵一樣的想法。

    身為東道主,薩洛克率先舉起酒杯,開口道。

    “諸位,感謝大家對席米爾家族的信任,讓我們舉杯祝我們友誼長存。”

    眾人一起飲下一杯美酒后,又寒暄了一小會兒,便直接進入主題。

    “諸位,蠻人來勢洶洶,形勢不容樂觀,我已經收到偵察兵傳來的消息,邊境的很多村莊已經遭到了襲擊,但好在父親大人未雨綢繆,村民早就撤離了。”

    薩洛克先是夸了自己的父親一句,隨后忍不住心中的怒意,一拳錘在桌子上。

    “但是!那些該死的蠻人卻放火燒村!村莊全部都被燒毀了!”

    “什么?!”

    眾人忍不住驚呼,以前,蠻人為了第二年能夠繼續掠奪,一般都是殺殺人,搶搶東西,很少做出放火燒村這種殺雞取卵的事。

    眾人愁眉苦臉,開始擔憂自己的領地,會不會也被蠻人一把火燒掉。

    “諸位!蠻人這次是不留活路啊!”

    薩洛克繼續說道。

    “據探子來報,有一大隊蠻人正在向白鳥城奔來,今天黃昏便會趕到!”

    馬維男爵嘴角一抽,雖然已經做好白鳥城會被特殊照顧的準備,但真到事到臨頭,他還是感到有些牙疼,其它貴族的表情也是一樣的精彩。

    不過沒多久,馬維男爵便整理好情緒,此時,就算是反悔也來不及了。

    “薩洛克,你現在是白鳥城城主,怎么安排,你只管說!我聽你的!”

    薩洛克感激的看了馬維男爵一眼,綠藤鎮和白鳥城距離不遠,馬維男爵和薩洛克自然是熟識的,而且還是很好的朋友。

    另一位男爵,三十多歲的九級戰士特多羅也附和道。

    “對!有什么話只管說!”

    “多謝特多羅男爵。”

    兩位地位最高的男爵都沒意見,剩下的騎士們更是沒意見。

    薩洛克微笑道。

    “其實,也不全是壞消息,我已經接到三王子米勒姆殿下的傳信,三王子殿下正帶著一萬白狼軍和其它貴族的援軍,正在趕來的路上,也是黃昏能到。”

    強援的到來,給眾人吃下了一粒定心丸,紛紛慶幸來白鳥城的決定。
Back to Top
今晚三肖中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