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白龍之凜冬領主

第二百八十五章 獵人與獵物

    馬維男爵不跑了,木木塔反而不急了,這位兇悍的蠻人甩了甩手中仿佛棒球棍一樣的鐵棒,鐵棒上的鮮血脫離棒子,劃過一道弧線灑在一旁的城墻上。

    綠藤鎮第三代男爵馬維看著步步逼近的蠻人酋長,艱難的吞下一口唾沫,額頭冷汗直冒,雙手緊緊握住手中的祖傳附魔長劍。

    這把附魔長劍是馬維的祖父第一代綠藤鎮男爵在戰場上的戰利品,憑借著這把長劍,第一代綠藤鎮男爵從千千萬萬個普通士兵中脫穎而出,在戍邊軍中步步高升,最終闖下了綠藤鎮男爵的爵位。

    馬維男爵低聲祈禱。

    “戰神哈瑞東陛下,請賜予我勇氣,助我戰勝眼前的敵人!”

    也許是戰神真的賜予了他勇氣,亦或只是心理安慰,馬維不那么害怕了,他精神力高度集中,耳邊傳來的士兵的驚慌聲被耳朵自動過濾,他眼中只剩迎面走來的木木塔。

    木木塔也察覺到馬維男爵的變化,心中不爽。

    這只該死的兩腳羊的眼神真是讓人討厭啊。

    木木塔失去了戲耍敵人的興致,向馬維男爵發起進攻。

    數米的距離眨眼而至,木木塔高舉手中的鐵棒,向馬維男爵迎頭砸去。

    極度緊張狀態下的馬維男爵,心跳加速,腎上腺素瘋狂分泌,反應力大增,向側面閃躲,同時手中長劍向蠻人酋長心窩刺去。

    兩百多磅的實心鐵棒在強壯的木木塔手中仿佛就像一根普通的木棍,下落的鐵棍戛然而止,橫掃打在長劍身上。

    一股巨力順著劍身傳來,長劍險些脫手。

    馬維男爵迅速做出了判斷,眼前的蠻人蠻力驚人,而且戰士等級遠在自己之上,但體積龐大,相對而言,速度是其短板,馬維男爵決定游斗,拖延時間等待增援。

    馬維男爵向后翻滾躲開蠻人酋長緊跟過來的一腳,木木塔追著馬維男爵打,順手決絕了數個圍過來的普通士兵。

    接著士兵們的掩護,馬維男爵艱難的躲避著蠻人酋長的進攻。

    一個驢打滾拉開距離,馬維男爵站起身來,將長劍橫在身前,做出了防御的姿勢。

    雖然躲開了蠻人酋長的數次攻擊,但此時的馬維男爵看上去狼狽不堪,飛濺的木屑劃傷了他英俊的面孔,道道血絲出現在滿是灰塵的臉龐,原本整潔的戰裝此時也沾染了灰塵和鮮血。

    但此時馬維男爵已經沒心思去注意這些細節,他的眼中只有這個強壯而肥胖的蠻人。

    木木塔心中惱怒,眼前這個瘦弱的兩腳羊,靈活的跟一只猴子一樣,一有機會就拉開距離,躲在柱子桌子等障礙物后面,再加上那些該死的士兵的騷擾,他花費了近半分鐘,都沒能將其殺死。

    此時,向戰場方向圍來的士兵越來越多,木木塔帶領的其它蠻人也用抓鉤,快速登上了城墻,和士兵們廝殺在一起。

    得盡快解決這個貌似是首領的家伙,影響守軍的士氣。

    木木塔如是想到,他握緊了手中的鐵棒,體內的氣涌動著。

    馬維男爵感到木木塔身上的氣勢的變化,心中越發凝重,也調動體內的氣,附著到附魔長劍上。

    戰士的氣和法師的魔力不同,法師的魔力是溝通魔法元素的工具,真正發揮破壞力的是魔法元素。

    而戰士體內的氣則本身就具有很強的增幅作用,氣加持在武器上,能提升戰士的破壞力,加持在**上,則能提升戰士的力量、速度以及反應力,消耗的氣越多,加持的威力便越大。

    正是因為高階戰士體內的氣渾厚,所以往往能對低階戰士造成碾壓效果,因此,越級挑戰雖然有,但只是小概率事件。

    木木塔動了!

    雙腳猛踏地面,濺起一圈灰塵,像一顆炮彈般向馬維男爵沖去。

    只是普通的當頭一棒,卻給馬維男爵一種無法逃脫的感覺。

    馬維男爵頭皮發麻,激活了祖傳長劍上的附魔。

    青盈咒!

    猶如絲線般的青色魔法能量從附魔長劍上冒出,數十斤的長劍瞬間輕了許多,魔法能量向馬維男爵身上傳去,馬維男爵感到自己仿佛要飄起來似的。

    在魔法的加持下,馬維男爵再一次避開了木木塔的攻擊。

    木木塔心中吃驚,沒想到馬維男爵手中的長劍居然是一把魔法武器。

    蠻人文明落后,又因為常年掠奪其它國家,人緣也不好,即便是大師級的木木塔,也沒有一件趁手的魔法武器。

    木木塔心中升起一股無名火,毀滅眼前的家伙的**更強了,其體內的氣瘋狂涌動,馬維男爵壓力倍增,慌忙躲避著蠻人酋長的進攻。

    終于木木塔抓住了一個機會,將馬維男爵逼到了死角!

    木木塔興奮的高舉鐵棒。

    “小子!你死了!”

    一聲爆喝,鐵棒開始下落。

    如一堵墻橫在面前的蠻人,堵死了馬維男爵的生路,看著落下的鐵棒,馬維男爵心中絕望。

    憤怒!不甘!絕望!一起涌上心頭。

    “一起死吧!”

    情緒如火山爆發,馬維男爵體內爆發出一股絕境反擊的力量,手中的長劍猛然直刺,這決死一劍突破了馬維男爵的極限,快到了極致!

    木木塔本能的手橫在身前,長劍貫穿了蠻人寬大的手掌,鐵棒也錘爛了馬維男爵的腦袋,紅的、白的四散飛濺。

    長劍失去了后力,劍尖停留在在木木塔的胸前。

    木木塔看著距離自己胸膛不足一指的雪亮劍尖,心中后怕不已。

    差一點,他就陰溝里翻船了!

    但幸好只是差一點,即便有優良品質的魔法武器的幫助,中階戰士和大師級戰士之間的鴻溝也是無法逾越的,所以,馬維男爵死了,而木木塔活了下來。

    但能以中階戰士的實力,和木木塔打到這個地步,也足夠馬維男爵的族人引以為傲了。

    一股鉆心的疼痛從手掌處傳來,木木塔倒吸一股涼氣,抓住劍柄,緩緩抽出貫穿手掌的長劍。

    席米爾家族的大師級戰士托馬魯,登上城墻,正好看到這一幕:一名肥胖的蠻人正在拔出貫穿手掌的長劍,在其面前的墻角處,一具脖子以上稀爛的尸體躺在地上,蠻人正源源不斷的沖上城樓,和士兵們廝殺在一起。

    托馬魯拖著自己的大刀,向蠻人酋長沖了過去。

    即便西城門打得熱火朝天,但其它方向城樓上的士兵依舊堅守崗位。

    在沒有收到長官命令前,士兵不得離開崗位,這是守城的鐵律。

    但士兵們難免被西方的聲響吸引了注意力,以至于直到同伴發出慘叫,才發現一個精壯的蠻人不知何時來到了城樓上。

    珀馬汗獰笑著揮舞著彎刀,如同農夫收割麥子一般,收割著白鳥城南城門的士兵。

    南城門上被珀馬汗清理出一片空地,城樓下的蠻人迅速拋出抓鉤,爬上城樓和不斷涌來的士兵廝殺在一起。

    而珀馬汗則帶著數名親信,沖下城樓,打開了大門。

    在珀馬汗登上城樓的時候,躲藏在樹林里的蠻人大軍便拍打著胯下的駿馬,向城門方向沖去。

    與此同時,席米爾家族城堡里的法師,也發現了南城門的異常,連忙通知了正帶人趕往西城門的白鳥城代城主薩洛克。

    收到魔法信息后的薩洛克臉色大變,連忙將支援隊伍停了下來。

    “盼達!你帶五百人支援西城門!

    “是!”

    “其它人!調轉方向!跟我一起支援南城門!”

    在奔跑的途中,薩洛克向一旁的魔法顧問開口道。

    “歐文法師閣下,請向城堡里留守的法師發一個信息,請求米勒姆殿下的幫助!”

    “沒問題!”

    歐文法師驅馬拐入大街一旁的小巷,開始施法。

    由于趕了一天的路,三王子疲憊不堪,此時的總指揮還是薩洛克,而對于三王子帶來的人馬,薩洛克可沒有指揮權。

    城堡里,剛穿戴好鎧甲的三王子很快便收到了薩洛克的求援,當即答應下來,隨后問起當前的情況。

    “殿下,蠻人襲擊了西城門,城主大人帶人支援去,但西城門只是個幌子,蠻人的主力襲擊了南城門,此時,蠻人主力已經進城了,城主大人已經和蠻人對上了!

    “該死!”

    和馬維男爵一樣,眾人都認為就算蠻人要突襲,也會選在夜黑風高的下半夜,誰也沒想到,這入夜還沒多久,蠻人便發起了襲擊,而且攻勢是如此的猛烈。

    三王子米勒姆在近衛的拱衛下,向城堡大門走去。

    一出城堡大門,眾人便看見南方的天空有醒目的紅光和騰起的黑煙。

    “這些該死的蠻人,居然敢放火!”

    三王子臉色鐵青,白鳥城是他在北地的最強的支持者,他也計劃以白鳥城為根基,謀劃襲擊蠻人,摘取那一枚至高無上的冠冕,現在,蠻人居然在白鳥城里放火。

    “哈蒂姆!你先帶人去支援!”

    三王子的親衛隊隊長,大師級戰士哈蒂姆心憂三王子的安全,連忙開口道

    “殿下,可是!

    “沒有可是!納米夏子爵之子不準許有任何閃失!”

    三王子自然明白親衛隊隊長的擔憂,但是薩洛克實在是太重要了,納米夏子爵雖然只是子爵,是其卻是三王子在北方最重要的地頭蛇盟友,其獨生子的安全自然是非比尋常。

    “你放心,我會跟在白狼軍的米羅泰將軍身邊!

    米羅泰將軍,白狼軍的萬人統帥,戰士等級高達十四級,有他和白狼軍的保護,哈蒂姆放心多了。

    “你們幾個,跟我走!”

    三王子對一旁的高階法師兼幕僚薩米西開口道。

    “薩米西!準備暴雨術!救火!”

    薩米西領命,站在原地開始吟唱咒語。

    暴雨術是一種大范圍,卻沒什么殺傷力的魔法,法師一般用其來制造合適的戰場環境,干旱時期,也有善良的法師用其給農民的土地澆水,此時正好可以用來滅火。

    元素的力量在空氣中彌漫,天空中迅速匯聚起一大片黑云。

    二十幾秒后,大雨傾盆而下,籠罩了整個白鳥城的南城區。

    三王子和薩米西都舒了一口氣,大火蔓延得越廣,越難撲滅,三王子要以白鳥城為根基攻擊蠻人,自然不能坐視其化為廢墟。

    “走!去白狼軍駐地!”

    白狼軍一萬人,當然不可能全部住在城堡里,他們住在距離城堡不遠處的商業區。

    三王子帶著剩余的護衛,向白狼軍駐地趕去。

    魔法制造的大雨傾盆而下,澆滅了燃燒沒多久的火焰,在大街小巷中交戰的雙方,也被淋成了落湯雞。

    掛在睫毛上的水滴干擾了視線,納米夏子爵之子,白鳥城的代城主薩洛克摸了一把臉上的雨水,望向混戰的巷子和大街。

    此時,這位白鳥城一方的最高指揮官,站在高出其它建筑一節的房頂上,觀察著下方的戰局。

    蠻人的策略很成功!

    當薩洛克趕到時,已經有數千蠻人沖進了白鳥城,到處殺人放火。

    雙方一見面便打了起來,這點毫無疑問,但占據優勢的一方,卻不是人多勢眾的白鳥城,烈焰和濃煙讓白鳥城的士兵感到彷徨,直到大雨天降,將他們澆醒。

    隨即,殘酷的巷戰開始了,平民的哭喊聲,士兵的怒吼聲,以及蠻人的狂笑聲響成一片。

    巷戰極大的削弱了白鳥城的人數優勢以及士兵的集團作戰優勢,人多勢眾的白鳥城反而被壓著打。

    薩洛克感到非常不妙,夜晚的視線不如白天,巷戰的混亂也讓他這個指揮官無法總領大局,現在,白鳥城守軍幾乎處于混亂的無序狀態,但蠻人卻是有計劃的行動著。

    蠻人幾十人一組,在巷子里對抗數倍于他們的敵人,并且占據優勢,這樣下去,白鳥城的士氣早晚會崩潰。

    在薩洛克看不見的角落,蠻人一族的精銳已經鎖定了他,因為薩洛克身邊圍著很多衛兵,蠻人獵殺者確定他是一名高價值目標。

    珀馬汗盯著幾百米外房頂的薩洛克,獵殺高層指揮官,讓白鳥城守軍失去指揮,陷入混亂,進而士氣崩潰便是蠻人們取勝的策略。
Back to Top
今晚三肖中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