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閻王殿下的姻緣劫

第二十九章冥王劍

    顏紫衣又做了一個同樣的噩夢,在開滿彼岸花的花田里,她沉溺在了花海里,彷佛有許多雙看不見的手在拉扯著她,將她推向黑暗的深淵。

    夢醒時分,她僅著白色里衣從床上坐起,清冷的眉間在冒著虛汗,白皙纖細的十指指甲深陷進被子里,心口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窒息感,如影隨形地在壓抑著她。

    顏紫衣的額頭上竟隱隱浮現了幾絲黑霧,甚至連雙眼都滲透著漆黑的霧氣,這是要入魔的征兆。

    她還在玄凌的府院中,只是這夢魔日漸清晰,難道是因為長久地待在冥界,才使得她產生了夢魔?

    可是,顏紫衣是地府的閻王,本就是黑暗深淵的主人,竟然會被心魔所控制了。

    這件事一定有古怪,等冥王劍找到了,她一定要找到冥王問問。

    一如往日,她來到后院的花田里,下意識地尋找夢中禁錮著她身體的地方。

    “在找什么?”

    玄凌悄聲無息地站在了她身后,空靈的嗓音給人虛無縹緲之感,氣息涼得讓人脊背發寒。

    “呼,以后你不許悶不吭聲的,突然就站在我的后面!嚇死個人。”

    顏紫衣嚇得捂著心口,往后退了幾步,指著他霸道蠻橫地說道。

    “身為閻王,你不應該有害怕這種情緒。”

    玄凌淡漠地說道,看向她的眼神一樣寡淡無情緒。

    “無論是人是神都會有害怕的時候,不會害怕那是沒有七情六欲的死物,像你這種永遠走不出不冥界的人,當然不明白。”

    顏紫衣挽著秀發,一臉同情地看著他。

    玄凌沒有反駁,伸手將她腰間系的荷葉香囊袋子勾過來,握在手里掂了掂份量,說道:“看來給你的花種子少了,才讓你說這么多話。”

    顏紫衣被他氣得無話可說,反倒是沒了脾氣,勤勤懇懇的種花去了。

    朱雀此時化身成了百靈鳥,飛到顏紫衣的肩上,在她耳邊說道:“主人,都找過了,沒有找到主人所說的地方。”

    “喔,沒有就算了,你找個地方自己修煉吧,這里的靈力很充足。”

    顏紫衣無所謂地說道,她雙手按壓在已經撒上花種子的土堆上,確定已經將土掩埋好,然后繼續拿著低矮的鋤頭繼續挖坑。

    “主人,要不我幫你種花吧?”

    朱雀在她的身邊飛來飛去,又繞了一大圈,還是不忍心看著主人這么灰頭土臉的樣子。

    “不用,你就安心找個地方修煉,接下來我還要找冥王劍,指不定你就能幫上忙了。”

    “嗯,那主人保重。”

    聽到顏紫衣這么說,朱雀感覺自己任務繁重,這次她沒有拖延,毫不猶豫地就飛走了。

    顏紫衣專心致志地挖坑撒種子,然后埋土,她已經沉迷于此項田間勞作,并且覺得種花這個活還不錯,雖然有些累,等哪天她能看到種子開花,就覺得干活再苦再累都值了。

    又過些時日,玄凌終于不再讓顏紫衣種花,帶著她說是要去看冥王劍,原本她還有些懷疑,直到冥王劍真的出現在她的眼前。

    它被封印在了一處石窟里,不同于冥界的黑暗,它的劍身散發著圣潔的光芒。

    “這真的是冥王劍?”

    顏紫衣伸手指著插進石縫里的冥王劍,她的眼里閃過一抹失望,看起來是很普通的一把劍。

    不是說冥王劍有千斤巨石重嗎?最起碼要威武霸氣的樣子,六七尺高,然而沒有,它真的看上去就是一把普通的劍,連雕刻的劍紋都沒有,純黑色的劍身沒什么特別的地方。

    “你去把它拔起來。”

    玄凌沒有給她答案,只催促著她去拔劍。

    “那先說好,拔了劍之后要借給我用一段時間。”

    顏紫衣趁機大著膽子跟他提要求。

    “好。”

    “那我拔了。”

    沒想到他答應得這么快,顏紫衣硬著頭皮走近那把冥王劍。

    她走過去伸手拔劍,沒想到冥王劍拒絕了她的觸碰,手連帶著身體被劍身的結界給彈了回來,害她摔了個大跟頭。

    “哎,疼死我了。”

    顏紫衣嘴里哼哼唧唧的,伸手捂著被摔疼的腰,咬咬牙,她決定再試一次,便邁著大步一臉氣勢洶洶地走向了冥王劍。

    她深呼吸氣運丹田,手上積攢了一團靈力,硬是用她的內力修為沖破了冥王劍的結界。

    沖破結界之后,顏紫衣的手接觸到劍身,握劍的雙手,滋滋滋的一團火焰升起,她的雙手直接被劍身燙掉了層皮,血肉模糊地黏在劍身上,好在她很快用仙術愈合了傷口。

    “我失敗了。”

    顏紫衣悻悻然地對玄凌說道,看著自己完好如初的雙手,心有余悸。

    好吧,她承認這并不是一把普通的劍。

    “嗯。”

    玄凌平靜地說道,早已預料到了結果。

    他的手上突然多了一把黑色匕首,朝著顏紫衣走過去。

    “你要干什么?難道要殺了我。

    顏紫衣咽了咽口水往后退,感覺這人瘋了。

    “在你借冥王劍之前,需要先付出點血。”

    然后,顏紫衣的手就這么被匕首給劃了一刀。

    她的血被獻祭給了冥王劍,劍身上被開啟了漆黑的洞穴,一陣龍卷風似的漩渦刮起,她的身體被劍身迅速給吸了進去。

    沒有看錯,顏紫衣確定自己被龍卷風吸進了冥王劍的劍身里。

    和外面單調的白灰石窟不同,劍身里面華麗氣派,是一間沒有床的寢室,四周開滿了彼岸花,中間躺著一位女子。

    那女子半張臉絕美得令人窒息,另一半臉卻是化作了白骨,扭曲猙獰,這詭異的結合沒有違和感,她依然是美得如畫中走出來的女子。

    女子的半張絕世容顏,清冷得不食人間煙火,那長而卷翹的眼睫毛,閉著雙眸,好像隨時會睜開眼醒來,她的面容膚如凝脂,膚色瑩潤,嫣紅的唇瓣緊抿著,栩栩如生,沒有一點死人的枯竭跡象。

    “她可還有救?”

    顏紫衣問著站在身后,同樣被龍卷風卷進來的玄凌。

    如果這女子沒救了,顏紫衣會覺得十分惋惜,這張臉比她在世間上見過的任何一張臉都要美。

    “你不是要見冥王?她就是冥界的王。”

    玄凌淡漠地說道,卻沒有什么恭敬之意。

    顏紫衣秀眉微蹙,看著那女子的面容暗自吃了一驚,說道:“可是,她不像活人。”

    “小姑娘,我只是睡了一覺而已。”

    躺在彼岸花上的女子半張臉睜開了眼睛,眼眸里散發著圣潔的光,另外半張臉上的白骨隨眼眶子轉動變得咯吱作響,隱隱還環繞著黑色的霧氣。

    為了向顏紫衣證明她還活著,竟是起身坐起來,一襲彼岸花紋的黑色長袍,煞氣極重,寬大的衣襟領子敞開著,露出的白皙脖頸,半邊肩上依然是白骨,半邊肩上是白皙瑩潤的肌膚,半邊鎖骨精致如瓷。

    “晚輩無意冒犯,這次來冥界,是想借冥王劍一用。”

    顏紫衣不卑不亢地說道,見慣了地府里孤魂慘死的模樣,對冥王這滲人的模樣反倒沒什么害怕嚇人的感覺。

    她心想,看來冥王的這一覺睡了許多年,不然不會連真身都忘記隱藏。

    “想借冥王劍,倒不如直接當冥界的主人,也省得一把破劍當寶貝借來借去的。”

    冥王浮惜手里拿著跟木簪子,將青絲長發挽起,弄了個簡單的發髻。

    如此簡單的一個動作,被她弄得媚眼如絲,微挑的眼尾,眼神撩人,勾魂奪魄。

    顏紫衣嘴角抽了下,嘴唇動了動,想說點什么,最終只有一句:“晚輩不敢。
Back to Top
今晚三肖中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