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這個系統不完整

第52章:死于話多

    小船上的氣氛有些安靜和沉悶,林言想清楚了自己犯下的錯誤。

    對于大門派,自己太過于想當然了,同時,自己太過于天真了,雖然一直告訴自己,江湖險惡,但林言靠著自己的親身經歷得到的經驗太少了,少到他甚至沒有機會繼續自己的人生就要喪命于此。

    而高矮個師兄弟,他們似乎也不像剛開始那么迫切了,這個時候是他們享受勝利者優越的時間。

    看著兩人,林言沒有放棄繼續催動功法試圖化解化氣散的毒性,這也算是林言的優點之一。

    盡管已經想到了最壞的結局,但林言并沒有放棄最后的希望。

    “他們是無辜的吧?”林言再次開口,但此時聲音竟然有一絲沙啞了。

    “嗯?”矮個師兄對于林言消沉的語氣和嘶啞的聲音很是滿意,那意味著他們已經成功摧垮了林言的心理。

    “無辜?是啊,但是沒辦法了,罪大惡極的你見色起意,對兩個無辜的路人起了歹意,動了殺心,船夫落荒跳河,飄羽宗弟子碰巧撞見,然后替天行道。”

    矮個師兄低頭對林言說道,但卻并不掩飾自己的聲音和猖狂的語氣。

    林言很想一拳揮上去,但可惜,現在的程度,林言想要握緊拳頭都十分的困難。

    “飄羽宗!”林言咬牙切齒的突出這三個字,萬萬沒想到,身懷系統,穿越一百五十年來到這個時代的自己,就這樣栽到了這樣兩個人手上,正面交手,盡管他們兩都是后天中期,但林言根本不放在手里。

    “又學到了啊,江湖上正面交手之外,更多的事陰謀詭計啊!”

    林言心里感嘆,卻已經準備認命了,那高個的師弟已經緩緩拔出劍來,想著自己走了過來。

    而那矮個師兄已經提著自己的“弘陽”走進來船艙。

    高個的師弟顯然比那矮個師兄務實的多,他也不與林言說什么,那閃著寒光的劍尖就在林言的注視下朝著自己扎來。

    “也罷,能見證自己的死亡也不錯。”微吐一口氣,林言突然放松下來。

    但變故轉瞬即至,那落下的劍尖只是輕輕扎進林言的身體,然后就飛了出去。

    準確的說是,持劍的人連帶著帶血的劍一起飛了出去,一起的還有那矮個師兄。

    林言看見,那矮個師兄從船艙中飛出來,將那破舊的布簾扯破,然后有些敦實的身體撞在高個師弟身上,兩人一起,飛了出去,將船頭上那張小桌子撞翻,許多東西都落入了河中。

    林言眉頭一皺,事情發生了變化,但是好是壞還不一定。

    船艙中那人也沒有賣關子,直接走了出來。

    是另外兩人中的那個女子,她身上濃厚的真氣鼓動,實力比之林言還有強上一籌,修為儼然是后天巔峰。

    這女子一身鵝黃色的衣衫,看起來并不厚,在冬天,武者就這點好,不怕寒冷。

    女子兩道秀眉皺在一起,臉色都是風霜,她并不怎么好看,只能說普普通通,但林言離得近些,看得出來,她臉色那些瑕疵多少有些化妝的痕跡。

    凌亂的發絲掩蓋下,女子不爽的表情很是顯眼。

    林言還注意到,她的眼神中更多的是疲憊和擔心。

    “在掩飾什么嗎?身份有問題?”林言簡單觀察了一下這女子,得出一些猜測,畢竟這女子關乎著自己的小命。

    擔心過多的觀察會引起別人的不滿,林言果斷的移開目光,這才發現,女子的右后方,船艙的門邊,還有一個男子依靠著,臉色平靜。

    但林言很確信,這男子沒有真氣,沒有修為,但他淡然的神情之下,一股鋒銳的氣質引起林言的警惕,那男人似乎比這女子更危險。

    “名門正派,世家大族,呵,真是道貌岸然。”那女子輕喝一聲,腳步一踏就沖到高矮個師兄弟面前,那兩人還沒站穩就再次面臨那女子的攻擊。

    高個的師弟反應快上一些,他那帶著些許血跡的長劍揮動,勉強與女子交起手來,但實力差距在那里,高個師弟本來就是倉促接戰,哪里是這女子的對手,幾番對攻之下,他已經退到了船沿邊。

    那矮個的師兄見勢不妙,也不顧自己師弟的安危,轉身就要往河里跳。

    這時,那靠在船艙邊上的瘦弱男子出手了,他手猛得一揮,林言見到一點寒芒扎進了矮個師兄的太陽穴。

    “噗通”一聲,矮個師兄的身體就落在了水中,只是再也沒有反應和動靜。

    自己師兄的逃跑讓高個師弟的劍招也是一頓,然后就被那女子一掌拍飛了劍,一掌拍在心口處,鮮血噴出,身體也隨著那矮個師兄落入水中。

    沒有去管那兩人的死活,那女子轉身就是一掌徑直拍向林言。

    感受著那凌厲的掌風,林言心里苦啊。

    不過好在,那男人開口了:“綺妹住手。”

    那男人的聲音不大,甚至有些虛弱,但女子的奪命一掌卻在這時及時收了回去。

    …………

    這些事說起來很多,但也僅僅不到半炷香時間,而就在這半炷香時間里,林言可謂是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啊。

    半個時辰后,這條只有三個人的船以更加快的速度往上游劃去,只不過掌船的人換成了之前那女子。

    林言很幸運的被這對夫妻放過了。

    那瘦弱男子自稱肖秦,只是一個普通人,對暗器一道有些研究,但卻不能修煉,原本在揚州做點小生意。

    只是后來機緣巧合之下與那叫做羅綺的女子相愛了,但對方家族看不上肖秦,兩人這才決定私奔。

    這話林言聽了,但信一半。

    雖說兩人放過了林言,但并不意味著就值得信任,林言這樣想,肖秦兩人肯定也這樣想。

    更何況肖秦的話漏洞百出,林言可不會簡單的上當,吃一塹長一智,剛剛才被算計了,沒理由一點戒心都沒有。

    揚州距離這里也算是很遠了,橫跨了整個楚國,羅綺的小家族怎么會一直追的這么緊。

    以羅綺的修為,在小家族里也地位不會太差,怎么會被家里人隨意擺布。

    林言甚至懷疑這兩個名字都是假的,畢竟自己都知道用假名,兩個逃亡的怎么可能隨便用真名。

    站在船上,林言體內的化氣散用了一個小時,終于被林言徹底化解了,恢復實力的林言緊提著的心這才放松一些。

    結果羅綺手中的槳,林言看著平靜的水面,一再的提醒自己兩件事:

    防人之心不可無。

    反派死于話多。
Back to Top
今晚三肖中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