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我在祖安開酒館

第十一章,金克絲VS亞索(一)

    “不是綁架嗎?”金克絲歪了歪頭,“反正不會是什么好事就對了。”

    金克絲說完抬起她的加特林機槍一頓亂掃,吉格斯則趁機跑到遠處,逃離戰場。

    “我......”亞索剛想說些什么,就被金克絲的子彈給逼了回去,不得已,只得豎起風之障壁。

    一顆顆子彈瞬間打在風之障壁上,瞬間被抵消了動能,跌落在地,然而還有一部分子彈瞬間破壞了飛船內的裝飾。

    “停!快停下來!”亞索見狀不由大喊,然而金克絲無動于衷,繼續開著槍。

    “那就不要怪我了!”亞索身影如同鬼魅一般迅速的接近著金克絲,緊隨其后的是一團團旋風。

    “那就來吧!”金克絲迅速的調整機槍方向,期間還不停的往四周扔幾枚嚼火者手雷。

    “抓到你了!”亞索鬼魅的身影瞬間出現在金克絲身后,對著金克絲低語一聲,緊接著伸手抓向金克絲。

    “抓到我?這還不夠。”金克絲瞬間意識到亞索在她身后,一種奇妙的感覺充滿金克絲的身體,緊接著金克絲猶如閃電一般躲避了亞索的攻擊。

    “別再逃了!踏前斬!”亞索見狀,一個閃身出現在金克絲身后,接著再次伸出手抓向金克絲。

    “抓到你了!”亞索的手抓到了金克絲的衣領,提著金克絲就準備把她控制起來。

    “咦!這是什么?”金克絲被抓住后不慌不忙,神不知鬼不覺的從亞索的口袋掏出一個水晶球。

    “不要!”亞索看到水晶球被金克絲抓在手里,本能的就想奪回來。然而雙腳被什么東西給抓住了,低頭一看,兩枚手雷已經爆開,呈夾子狀咬住了雙腳。

    “這是我的了。”金克絲回道,接著一個翻滾逃離亞索的控制,飛快的跑到遠處。

    “水晶球?干嘛用的,好像對你挺重要的。”金克絲伸手把水晶球放在地面,接著拿準機槍對著水晶球。

    亞索費力解開兩枚手雷,抬頭就看到了這一幕。

    “.......”亞索有點想笑,盡管不怎么符合場合,要知道,他曾經用過自己的劍試過能不能切開它,看能不能獲取剩下的奧能。

    結果不知道水晶球是由什么構成的,哪怕亞索用盡全力也破壞不了水晶球,完全拿這水晶球沒辦法。

    而現在,這顆水晶球作為哥哥永恩留下的唯一遺物,里面的奧能對于亞索來說不再重要,重要的是這枚水晶球所代表的含義。

    “別亂來!”亞索舉起雙手,不是怕水晶球被損壞,那水晶球亞索根本就損壞不了,這么做,只是為了放松金克絲的警惕。

    亞索承認金克絲有些難纏,而且也不想飛船因此被破壞的,所以,這樣做才是最穩妥的。畢竟金克絲又不是沒有反抗能力。

    “嘿嘿,說吧,你把我們抓過來干什么?”金克絲不懷好意的怪笑一聲。

    “強調一下,不是抓,是邀請你們來做客,順便幫我把飛船順利開往某個地點。”亞索一邊說著,一邊緩緩向金克絲走去。這是事實,也沒必要因此撒謊。

    “近了,再近一點......”亞索舉起雙方緩緩向金克絲走去,再近一點就可以保證踏前斬能瞬間接近金克絲了。

    “就這樣?”金克絲有些疑惑,接著看到亞索緩緩走過來,“站住,先別動,要不然我開槍了!”

    “別激動,我沒惡意的。”亞索緩緩安撫著金克絲道,并且繼續向金克絲走去。

    “別動!停下來!”金克絲大喊道,然而亞索充耳不聞,自顧自的走動著。

    金克絲有些崩潰,她承認亞索是真的難纏,但搞不懂亞索為什么會放棄這個水晶球。難道這個水晶球實際上并沒有那么重要?

    “我開槍了!”既然這樣的話,金克絲不介意試一試,反正這是亞索自找的,我已經警告過他了。

    “噠噠噠!”

    一聲聲槍響傳來,亞索停住了腳步,他有些想不通金克絲為什么敢這樣做,那可是她唯一能制衡自己的物體。盡管水晶球不會損壞,但亞索還是不由得被一股憤怒充斥心頭。

    “找死!”亞索迅速跑動幾步,接著使用踏前斬瞬間出現在金克絲面前,伸手就想把金克絲給抓住。

    金克絲并沒有抵抗,亞索這次很輕易的就抓住了金克絲,然而當亞索低頭尋找水晶球時,發現水晶球已經不見了蹤影。

    “去哪了?”亞索又仔細看了看,發現還是不在那里,又轉頭看了看四周,發現還是毫無蹤影。

    “見鬼了!”亞索尋找無果后,把注意力重新放在金克絲的身上,想問她把水晶球藏哪里去了。

    “???”亞索伸手把金克絲放下來,發現金克絲如同軟泥一般,直接滑倒在地。

    “這是?”亞索不由想到一個可怕的猜測,那枚水晶球極有可能被吸收了。但那并不合理,要知道當時金克絲沒有時間進行冥想。又或者水晶球被擊碎了?

    排除所有不可能之后,亞索發現自己只能接受這個結果,當然,亞索還懷著一絲希望等待金克絲醒來,希望她告訴自己把水晶球藏在哪里了。

    金克絲的記憶還停留在開槍的那一刻,再開槍的瞬間,水晶球并沒有因此炸裂,而是猶如液體一般,瞬間籠罩住了金克絲和金克絲的機槍。

    一瞬間,大量的玄妙感悟充斥著金克絲的腦海,讓從未冥想過的金克絲一下子很難接受這些信息,從而導致昏睡了過去。

    “唔,頭好痛?”金克絲拍了拍頭,總感覺腦袋很脹一樣。抬頭望了望,發現亞索正坐在不遠處。

    “你想干嘛?”金克絲瞬間彈跳起來,并且遠離亞索。

    “-_-#”

    “水晶球呢?”亞索站起來冷冷的問道。

    “水晶球?”金克絲回憶了一下當時的情景,發現水晶球應該是被她所吸收了。

    “我哪知道,說不定是碎了,誰叫你不聽我的警告的。”金克絲決定胡扯,反正不能讓亞索知道是被她吸收了。

    金克絲結合那些玄妙的信息和亞索的重視的程度,一看就知道是好東西。所以耍賴就完事了。

    亞索有些頭疼,金克絲耍賴就很難受了,總得搞清楚水晶球去哪了吧。

    “跟我來!”亞索冷冷的說道,事情總要有一個結果才行,順帶把金克絲不由分說炸自己的事情也一并了結了。

    金克絲自知有些理虧,所以一言不發的跟在亞索后面,反正水晶球已經被吸收了,總不能再變出來吧。

    亞索帶著金克絲來到飛船的發射艙,隨便找一個戰斗飛機指著,對著金克絲說道,“進去!”

    亞索決定測試一下金克絲有沒有獲得奧能,如果沒有的話,亞索決定把金克絲送走,一個不安定份子可不是一個好的隊員。

    “你要干嘛!”金克絲掙扎道,然而近距離下的亞索一把就抓住了她,直接帶著她上了戰斗飛機。
Back to Top
今晚三肖中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