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歲華可待

第六章 (5)

    鄭真回來時見胤天尋已經在府上了,這次她并沒有先去搭話,而是等著對方主動來找自己,可是等了好久,天尋哥哥都沒有過來,這真是讓她又氣又急又沒有辦法,最后鄭真還是沒忍住,只見她湊上前去并故意說道:“今天天行哥哥帶我去了好多的地方,我們還吃了好多好多好吃的。哼,我可不是非要你陪著才行!”

    “那就好!真真,你已經大了,不能再像以前一樣總纏著我了。”胤天尋極其認真地說道,不過他并沒有想到,剛才真真說的那些都是在故意氣自己。

    聽到這話,鄭真立馬慌了,她急忙說道:“天尋哥哥,你這是什么意思呀?難道你還在因為早上的事生氣?對不起嘛,我認錯,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就別再和我一般見識了。”這時,鄭真也不再顧著耍性子了,她拉著胤天尋的胳膊,好聲央求道:“我保證以后絕對不會再鬧了,天尋哥哥,你就別再說這種話了!”

    見到鄭真這副可憐兮兮的模樣,胤天尋心中有些不忍,但他還是下定決心在回京之前找一個合適的機會和真真說清楚這一切。他能夠想到當真真聽到自己拒絕這份感情時會有多么的傷心,可是就如阿在說的一樣,不能再繼續拖延下去了!

    因為旁邊還有人,胤天尋便沒有再多說其他,只是苦口婆心地勸道:“真真,你不再是小孩子了,而且這里也不是京城,今后可不許再任性胡鬧,以為自己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了!”

    “我知道,我真的知道了!天尋哥哥,我保證!”鄭真十分認真地說道。

    “好,我相信你。”

    胤天行一直站在鄭真的身后,他沒有打擾他們之間的談話,見兩人說完了,才開始問道:“阿在呢?”

    “阿在說有些事情要去處理一下,我本來說要陪著一起,可是她不肯。”

    胤天尋并沒有察覺到,當他叫完阿在這個稱呼后的一瞬間,三哥看自己的眼神發生了變化。

    “你們今天去哪兒了?”胤天行又隨口問了一句,而這也恰巧是鄭真一直好奇的,只是她現在有些不敢問出來。

    “沒去哪里,就是見了一些人,認識了幾個朋友。”胤天尋簡單地回答道。

    “認識了新的朋友么?真好呀!”鄭真感嘆道,“天尋哥哥,你剛來西境就可以交到朋友,哪像我。如果你們要是忙起來的話,那我可怎么辦呀!我自己一個人,也沒有別的熟人,豈不是要無聊死了。”想到這里,鄭真不自覺地換上了一副愁眉苦臉的表情,但是她并沒有想到自己無意間的抱怨竟然被一個人認真地記在了心上。

    天色晚了,李敖夫婦和岳如霜三人才回來,他們的神色看起來都并不輕松。

    “真真,你先回去休息吧。”見狀,胤天行對鄭真說道。

    “好的,那我先回房了,你們也別太晚。”鄭真乖乖地說,這次她察覺到氣氛有些凝重,便知趣地先離開了。

    剩下的這些人因為還有些事情要討論,便去了書房,他們說了很多,最后約定完明天清晨一同前往軍營后,這才準備各自散去。

    “這么晚了,阿在還沒有回來,不會出什么事吧?”胤天尋突然擔憂地問道,他們都已經商議完了,怎么阿在還是遲遲未歸?

    “阿在身邊有人保護,不用擔心。”林然平靜地說。關于阿在,倒沒什么好不放心的,讓她有些在意的是,才兩天功夫,這個五王爺怎么和女兒的關系一下子變得這么好了?

    “嗯,好的。”胤天尋雖然這樣說,但其實心里還是有些放心不下。

    “明天還有事情,大家都先回去休息吧。”這時李敖沉聲說道。

    李將軍說完后,他們便都紛紛往自己的房間走去。可還有一個人一直站在院子里,始終沒有回房,此人便是岳如霜!

    他一定要等到林在回來,因為還有些事情他要迫不及待地問阿在。

    不知過了多久,總之林在回府時,正好看見岳如霜站在那里。于是她走上前去,叫道:“岳大哥。”

    “事情辦完了?”

    林在點點頭,她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岳如霜,問道:“岳大哥,你怎么在這里?”

    “我在等你,阿在。”岳如霜說。

    “是因為笙兒的事吧?”

    “嗯。”

    這么多年來,岳如霜始終記掛著師母和師妹,并希望能再次見到她們。如今他的心愿成真了,可是為什么師妹卻那般不待見自己?他不在的這段期間,她們到底經歷了什么?只要這事一天弄不清楚,岳如霜便無法靜下心來。

    “阿在,你幫我問了沒有?”岳如霜脫口問道,他期待地看著林在。

    林在并沒有即刻做出回答,她只是問了一個似乎與之無關的問題,“岳大哥,你當初是因為什么受的傷?”

    “因為什么受的傷么?”岳如霜看向夜空,喃喃地重復。他一直不想多加談論過往,更想著要忘記以前的一些事情,除了天行,他沒有告訴過任何人,那次還是在京城里,他難得的喝多了。

    之前,他只和潔依說,自己和師母、師妹走散了,找不到她們了,他很想念她們。除此之外,他沒有提起過別的事情,而潔依呢,也從來不多過問,她根本不會在意自己的過去。

    想起了自己的愛妻,岳如霜心里又是一陣痛楚。

    潔依,我終于見到了師妹,你是不是很替我開心?

    潔依,你在天上過得還好么?

    就當林在以為岳如霜不會再回答的時候,她聽到了對方的聲音。

    “我是被師父,就是笙兒的父親收養的,他把我帶回家,照顧我,教我功夫。師父和師娘真心把我當成家人來對待,他們是我見過最善良的人!至于笙兒嘛,你不知道她那個時候有多么的纏人,總是跟在我的身后,非要讓我陪她玩兒。剛開始,我還很不情愿,可后來,就漸漸地被她的歡樂所感染了。”想到當初那個明媚的笑臉,岳如霜就情不自禁地笑了。

    他又繼續說道:“可是好景不長,你知道附近總是有剿滅不完的匪盜,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突然出來作亂。師父是捕快,那回,他奉命要除掉惹事的一伙盜賊,可是卻不小心中了敵人的奸計,慘遭他們殺害。”

    “那幫喪盡天良的惡人是利用了師父的慈善才使他中計的。”岳如霜說這話時不由得握緊了雙拳,“知道師父被害的消息后,我就悄悄地離開了家,打算找到殺死師父的盜匪們,好為師父報仇。中間不知道經歷了多少的磨難,我才終于找到了他們,并混入了其中。就在這些人對我全然放下戒心的時候,我找了一個機會在他們的酒中下毒,但事情還是出了一些紕漏,幸而當時大多數人已經中毒,無力再反抗。當時,我已經報了赴死的決心,多謝老天保佑,最后還能讓我留下一口氣在。”

    “師父的仇終于報了,我強忍著身上的傷痛,準備回去告訴師母、師妹這個消息,但萬萬沒有想到她們竟然消失了。家還是在那里,沒有變化,但里面的人我卻一個都不認識了。”岳如霜苦笑道:“阿在,你說家人都不在了,家,哪里還再是家!師父、師母的親戚很少,很長時間都不曾有過來往,我也從來沒有見過他們;周圍的鄰人們又不清楚師母到底搬到了什么地方。我那時徹底的絕望了,根本不知道要到哪里去找她們,當時我就心灰意冷地在街上游蕩,絲毫不在乎身體的不適。我也記不清楚后來是怎么倒在地上昏死了過去,反正當我醒來的時候,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潔依。接下來的事情,應該就不用我再說了。”

    聽完這些后,林在心中的疑惑全部解開了。她回想起當初岳大哥重傷的樣子,大夫是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他從鬼門關中救了回來。原來,他受過這么多的苦!

    “岳大哥,你喜歡笙兒么?”林在想了想還是決定問出來,雖然知道自己有些逾越了,但這個答案對笙兒很重要。

    “喜歡過。”岳如霜坦然地回道,“在發生變故之前,我一直認為日后會娶師妹為妻,我們一家人會永遠幸福快樂下去。可是,老天爺開了一個殘忍的玩笑,我們終究還是因此錯過了。我千辛萬苦地回來,師妹卻找不到了;而當我萬念俱灰的時候,是潔依讓我再次地重生。”

    “岳大哥,當初為什么不告訴伯母和笙兒,你要去做什么?”

    “如果我說了,她們肯定不會讓我離開,而且,我也不想讓她們再提心吊膽。”

    “可是你有沒有想過,當你走后,她們母女二人將要面對的是什么?笙兒喜歡你,她一直沒有放棄找到你的希望,可等來的卻是你和公主大婚的消息。如果換作你是笙兒,你會怎樣?她哪里知道你曾經做過的事情?她只會誤以為你貪圖富貴,所以才會在最困難的時候拋棄她們母女。”

    岳如霜聽到后立馬握緊林在的胳膊,他急切地問道:“阿在,難道笙兒是因為這個原因才不理我的么?你告訴我她住在哪里,我明天一回來便去找她解釋清楚。”

    相比較岳如霜的激動,林在卻是異常的鎮定,她冷靜地問道:“岳大哥,你現在還想再娶笙兒么?公主已經走了三年,我想,她比任何人都希望看見你幸福。”

    岳如霜沒有任何猶豫,就堅定地搖了搖頭。潔依走后,他便知道自己這輩子再也不會娶第二個人了。

    果然是這樣,林在嘆了口氣。

    岳大哥和笙兒,他們誰都沒有做錯什么,要怨就只能怨兩人有緣無分。

    “笙兒那里我會去說,至于她想不想見你,全由她自己決定。岳大哥,你對笙兒既然已經沒有了之前的男女之情,那就更不能讓她有所誤會、有所希望,這樣只會讓笙兒受到更大的傷害。”岳如霜并沒有松開手,林在感到自己的胳膊有一點疼痛,她知道岳大哥的內心也很煎熬,但即便這樣,有些話還是要說,“岳大哥,伯母現在的身體也不如以前了,她不能再受刺激了。如果她們想通了,想要見你,那你們自然會再見面的,但是現在,我希望你可以不要去打擾她們!”

    林在的話宛如一盆涼水澆到了岳如霜的身上,讓他不得不冷靜下來,只見他無力地放開雙手,良久,才小聲地說道:“那就這樣辦吧,阿在,謝謝你了。我明天還有事,就先回去了。”

    林在雖然不想讓岳大哥失望,可是卻沒有辦法。她抬頭望著夜空,似乎想要看清楚天上是否住著神明,如果他們確實存在,為什么非要這樣的殘酷?

    她待了不知道多久,才緩緩地往回走去,當林在進了自己的房間后,有一個屋子的燈才準備要熄滅。原來胤天尋一直仔細留意著外面的動靜,等到確定阿在回來了,他這才能安心地入睡。
Back to Top
今晚三肖中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