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歲華可待

第六章 (3)

    林笙平時很少來天香樓,她舍不得自己的腰包,可這次卻要便宜那個煩人的家伙,想想,心里就來氣。

    當她按約定好的時間到達時,發現柳紹樸早已坐好在等著自己了。

    “想吃什么?點吧!绷煮喜磺樵傅卣f。

    “早就點好了,就等你來了!绷B樸笑嘻嘻地說。

    “真是不客氣!绷煮闲÷曕止镜。

    沒過多久,菜就一個接一個的上來,而林笙的臉色也變得越來越差了,當她確定完全部都已經上齊后,便指著桌上滿滿的菜,對柳紹樸吼道:“這些你都能吃得完么?”

    “應該吃不完吧!”

    “應該,什么叫應該?你點這么多干什么?不怕浪費么?”林笙愈發激動起來,她接連問道。

    “反正又不是我花錢,你這么摳的人好不容易請回客,我肯定要多點些菜,要不然多虧呀,總不能白來一趟,你說對吧?”柳紹樸攤著手,一臉無辜地說。

    “你,你…”林笙被氣得一時都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才好。

    她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腰包,真的是心疼呀。林笙此時有些欲哭無淚,她想自己就是太單純了,當初以為只是一頓飯而已,可對方是柳紹樸呀,他怎么會那么輕易放過自己。

    柳紹樸看出了林笙的心思,他故意說道:“喂,庸醫,不就是一頓飯么,沒必要那么小氣吧!

    “小氣,你還好意思說我小氣?”林笙沉著臉口氣生硬地說,她竭力克制住自己的怒氣,“不是每個人都如你一樣幸運,可以什么都不用發愁,你一個公子哥兒能知道什么?”

    “是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我知道這可是你花錢請的客,你要不多吃點對得起自己的錢么?”柳紹樸一邊給林笙的碗里夾菜,一邊絮叨道:“你看你這么瘦巴巴、干癟癟的,真是一點都不好看,快多吃點,反正都是你買的!

    “用不著你管!绷煮蠜]好氣地說道。她現在只想趕快吃完走人,好避開這個瘟神。

    “吃那么快干什么?以為吃完了就可以走人了?想的美!庸醫,吃完后,你還要給我講林在的事呢。這么多的菜,我們慢慢吃,慢慢聊,別急嘛!绷B樸悠閑地說。

    “你快死了這份心吧,姐姐才不會看上你呢!”

    這話柳紹樸聽過很多遍,他一點都不介意,也沒有絲毫的生氣。只聽他含笑說道:“你這是對我的偏見!本公子哪里差了,論長相、論家世,哪里配不上林在了?”

    看到柳紹樸這番自戀的樣子,林笙直想吐,她不屑地說:“你也就是運氣好,老天給了你一副好皮囊,又給了你一個好父親,可除此之外,你又有什么好值得夸耀的?姐姐和你卻完全不同,她心系百姓疾苦,盡心為將軍分憂,為我們西境做事。再看看你,只顧自己享樂,真不知道像柳大人那么正直的人,怎么會有你這個不誤正業的兒子!

    聽到林笙這般義正言辭批評自己的話,柳紹樸依舊沒有任何愧怒,他不慌不忙地說:“可我并沒有做過什么壞事,也沒有仗勢欺人過呀。我只是沒有什么大志向、大抱負,就想安心快活地過好自己的小日子而已,這總不算是什么過錯吧?畢竟人各有志嘛!”

    “所以,你和姐姐永遠都不會是同路人,她絕不會喜歡你的!

    “哦,那你林在姐姐會喜歡什么樣的人呢?”

    林笙想了想,便篤定地說:“我不知道姐姐喜歡什么樣的人,但我覺得,只有大英雄,才能配得上姐姐!

    柳紹樸聽完便哈哈大笑起來,他看林笙在狠狠地瞪著自己,便努力平復自己的情緒,說道:“英雄畢竟只是少數,大多數還都是普通人呀。庸醫,你呢?你也喜歡英雄么?”

    林笙不耐煩地說:“那是自然了!

    “哎,這可就慘了!绷B樸盯著林笙來回地看,之后便滿是遺憾地說:“庸醫,不是我說你,你又不是什么絕世美人,性格又這么差,缺點這么多,英雄可是輪不到你了,我奉勸你,還是早些死心吧!

    他又轉了轉自己的扇子,一臉勉為其難的樣子,并說道:“庸醫,你也就配得上我這種凡夫俗子了。你既然這么斬釘截鐵地說林在不會喜歡我,而英雄也不會看不上你,要不我們兩個傷心人就湊合一下!

    林笙又一次惱了,她剛要發作,但細想想又覺得沒有必要搭理他,柳紹樸嘴那么賤,自己根本說不過他,何必再找氣受,便把頭看向窗外,不發一言。忽然林笙的眼神一亮,她指著窗外說:“柳紹樸,你看那人是姐姐嗎?”

    柳紹樸順著林笙指的方向看過去,果然看到林在和一個陌生男子走在街上。

    “叫他們一起上來吧!绷煮咸嶙h道。

    柳紹樸連忙否決,“不要了吧!”他又裝作可憐地說道:“庸醫,你讓我看著林在和別的男人一起坐在我眼前,是故意要讓我傷心么?”

    “姐姐,姐姐!绷煮喜挪还苓@些呢,她已經朝樓下大聲叫了起來:“過來一起吃飯吧!

    柳紹樸望著林笙,無奈地笑了。

    不一會兒,林在和胤天尋就上了二樓,林笙站了起來,還沒等她說話,就見林在看向自己,并說道:“笙兒,你過來一下,我有點事要和你說!

    林在接著對一旁的柳紹樸說:“柳公子,這是我家親戚,孫尋,剛來西境看望我義母,你先陪他聊會兒,可以么?”

    “沒問題,林小姐的吩咐,我一定照辦!”柳紹樸嬉皮笑臉地應道。

    林在又對身旁的胤天尋說:“這是柳知府的兒子,柳紹樸,你們先聊聊,我和笙兒一會兒就回來!

    “好的!

    林笙有些納悶地和林在下樓,只見她帶自己去了附近一個較為偏僻的地方,確定周圍沒有人后,便低聲問道:“笙兒,你還記得陪我來的那個人么?”

    林笙仔細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來到底在哪里見過他,于是就搖了搖頭。

    “昨天,在崔婆婆那里!绷衷谔嵝训。

    “你是說,他在昨天那些人之中?”

    林在凝重地點點頭,她諦視著笙兒,十分認真地囑咐道:“這些人現在都住在我家,對外統稱為是我義母家的親戚。你應該能猜出來,他們都是從京城來的貴客,所以,笙兒,我請求你務必保守住這個秘密,不要和其他人說起,好么?”

    林笙從未見過林在如此嚴肅的樣子,她雖然不知道具體原因,但卻堅定地相信姐姐,因此也同樣鄭重地說道:“姐姐,你放心吧!”

    “嗯!绷衷讵q豫了一下,有些遲疑地問道:“笙兒,岳大哥回來的事,你和伯母說過么?”

    林笙垂下了頭,低聲回道:“沒有,姐姐,你放心,我不會和任何人說的!

    “謝謝你!

    提到笙兒心中的痛楚,讓林在也有些愧疚,她拉住笙兒的手,想要找些別的話題讓氣氛可以輕松一些,于是便問道:“笙兒,你怎么和柳公子在一起,難不成?”

    林笙立馬打斷了林在的話,她皺著眉頭大聲說道:“姐姐,怎么連你也打趣我。實話和你說了吧,這個家伙是想要來打聽你的消息,他喜歡你,不過你放心,我已經明確告訴他你對他沒興趣了!

    “他喜歡我?這是他告訴你的么?”

    “他倒沒有說過這話,但是我問他的時候,他并沒有否認,這不就相當于默認了么。姐姐,你笑什么呀?”

    “沒什么,我們先回去吧,別讓他們等太長時間了!绷衷谡f。

    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來是怎么回事,只有這個傻笙兒還弄不清楚。其實,柳紹樸這人還不錯,他和笙兒在某些方面真的很適合。

    看到她們回來了,柳紹樸便湊到林笙旁邊,悄悄問道:“你們剛才在聊些什么?有沒有說我呀?”

    “要你管!

    “不說就不說,沒必要這么兇吧。你看看林小姐,再看看你,完全就是一個野丫頭!

    胤天尋和柳紹樸雖然只認識短短一會兒,但是卻對他很有好感,說起話來也是異常輕松愉快,現在見到他這副樣子,便打趣道:“柳兄,我看你和這位姑娘真的是好般配呀!

    林笙正在喝水,冷不丁聽到這話,一下沒注意就被嗆到了,她猛地在那里咳嗽起來。柳紹樸見狀一邊大笑一邊輕輕地幫林笙拍背。

    胤天尋見林在瞪了自己一眼,便不再做聲。這時他正好聽到了鄰桌的談話,大致是近期在城外遇上了盜賊,幸虧遇到了天際組織的人才逃過一劫。

    一聽到天際,胤天尋立馬聚精會神起來,他想到了父皇交代過的任務,便向同桌的人問道:“你們有聽說過天際組織么?”

    “聽過是聽過,但沒人知道他們的真實身份與來歷,也沒有人知道天際到底有多少人,有的說就幾個,有的卻說成員繁多,具體情況誰都不清楚。其實這些都不重要,關鍵是西境百姓愛戴它,認為這是一個除暴安良的正義組織!绷B樸答道。

    “你打聽這個做什么?”林在問。

    “沒什么!必诽鞂こ林卣f,“只是聽到了他們的談話,便有些好奇!

    他又找了些別的話題聊了起來,正當他聊得盡興之時,林在突然說道:“我們先回去吧!

    “哦,好吧!必诽鞂び行┮猹q未盡地說,他看向柳紹樸,說道:“柳兄,再會!

    林笙本來也打算要一起離開,可是卻被柳紹樸拽住了,“庸醫,我還有些事要和你說!

    她剛要拒絕,就聽林在說道:“笙兒,柳公子可能有要緊事,你先留下吧!

    柳紹樸感激地看向林在,而林在對他回以淡淡的一笑。

    在回去的路上,胤天尋一直在念叨:“阿在,我覺得柳兄他肯定喜歡林笙姑娘,你也能看得出來吧。但林笙姑娘和岳大哥之間又是怎么回事呢?”

    可是他等了半天,都沒等到林在的回答。就在他還要繼續問下去的時候,對方開口了,“到府里了,我先回去了!

    “下次還要帶我去找他們呀!必诽鞂た粗衷跐u行漸遠的背影大聲喊道,他已經快習慣了林在的態度,不太把它當回事兒了,反正來日方長,胤天尋相信,這次來西境他會結交到很多好友的。

    而另一邊,林笙心痛地結完賬后,還不知道要跟著柳紹樸去哪兒,她終于徹底沒了耐心,怒聲嚷道:“你到底要帶我去哪里,我還要回…”

    “還要回醫館嘛,我知道,放心啦,不會耽誤你太久的!绷B樸沒等林在罵完就打斷她說道。

    原來柳紹樸帶林笙去了家布莊。老板娘見柳紹樸來了后便趕快把他之前要求制定的那幾件衣服拿來,并殷勤地說:“柳公子,您要的這些衣服已經做好了,您看看滿意不?”

    “不用看了!绷B樸當然相信這家店的聲評,拿到了東西,他便拽著林笙離開了。

    “你這是什么意思?”林笙見柳紹樸把這些衣服都放在自己手上,一時有些懵了。

    “沒什么,你不是早看中這幾匹布想給你娘還有你舅舅、舅媽和師傅做件衣服么。這就當作你請我吃飯的謝禮了。庸醫,不用不好意思呀,你也不算是白收禮物!绷B樸見林笙要拒絕,便威脅道:“你要是不收的話,我就親自給他們送過去!

    林笙見柳紹樸不是在開玩笑,沒有辦法只能收下來,她又好奇地問道:“你怎么知道我想要給他們做身衣服?”

    “這你就別管了!

    柳紹樸沒有說他前些日子無意中見到了林笙來這家店里,只見她問了幾種布料的價格后便離開了。等到林笙走后,他才進來詢問老板娘剛才那位姑娘相中了哪些,然后就付了錢并囑咐老板娘做四套衣服,林笙的家人和師父他都見過,對他們的身材也大致能夠準確地描繪出來。

    “醫館也不遠了,我就不送你了!

    “嗯,謝謝!绷煮项^一次這么好脾氣地和柳紹樸說話。

    柳紹樸拿扇子敲了敲林笙的頭,笑道:“謝什么,我這個人不白占別人的便宜,走了哈!

    “嗯!

    林笙看著手中的東西,心情一時有些復雜。她這幾天一直在攢錢,就是想湊出來給他們送禮物的錢,所以今天吃飯花了那么多銀子后她比以往更加心痛,可沒想到。

    這個柳紹樸,有時總是那么煩人,又喜歡開自己玩笑,但卻能給她很多意外,可能他也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壞,只是自己對他的意見太大了。林笙看著柳紹樸離去的背影默默想到。
Back to Top
今晚三肖中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