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公訴人

第六十三章 胎記

    換好衣服后開車去了馮媛媛發給我的地址,停好車進入大廳就見到了周允仁坐在那錄口供,看著他身上的衣服被人撕得破爛不堪,表明身份后在一旁聽著他的敘述,簽好字后他就跟我往停車場走了,

    “楊家銘!還真是得來全不費功夫?”

    “劉警官,我沒功夫聊天我得走了。”

    “嚴肅點,你跟我過來。”劉子雄把我單獨拉到旁邊角落,“我剛監獄回來,韓彬服毒自殺了你知道嗎?”

    “什么?我不知道,服毒?”我想到了那包藥,

    “我看過探視記錄了,你是最后一個去見他的,說了什么?”他點起了一根煙,“我現在能直接抓你審問你知道嗎,你給我說實話。”

    “我就說讓他放心,會照顧好他家里人的。”我也點了一根煙,“劉警官,真和我沒關系。”

    “還難為你了是伐,和你有關系你還能站在這里和我說話?”他邊吐煙邊搖搖頭,“好不容易找到的關鍵人,又斷了。”劉子雄打量著周允仁的穿著,破爛的T恤衫,灰頭土臉,“你這朋友什么事,打架了?”

    “被打了,錄過口供了,沒事我們就先走了。”

    “走走走,遇見你準沒好事。”

    和周允仁走到停車場給遞了根煙,后備箱拿了瓶水給他洗洗手和臉,他把血漬的上衣脫了下來,面對著我點起了煙,“麻煩你了,楊律師,這么晚還來接我。”

    “抽好煙我送你回家,我也要回醫院了。”

    坐在后備箱上給馮媛媛打了電話,“馮總,允仁沒什么事就一些皮外傷。”

    周允仁把煙丟在地上,往副駕駛走去,“那辛苦你送他回去了,家銘。”

    看著周允仁轉身,“允仁,你右邊背上血漬擦一下。”對允仁說完,“知道了,放心吧馮總。”

    “那是胎記,不是血。”周允仁說完就上了副駕駛,掛了電話后我坐上車,我在想之前發生的事,張超總是說我太優柔寡斷導致事情惡化,

    我坐上車點上煙沒有發動車,“楊律師,開車吧。”他的胎記和施裕楓講的一模一樣,

    “楊律師?”我聽到他對我說話不過我不想回答,如果他是施裕楓沒死的兒子我現在應該怎么做呢,他拍了拍我的手,“你到底開不開車啊。”他的身世如果被施亦城他們知道肯定會有危險;最好的選擇是送他回家當一切沒發生過,踩下油門往他家開去,為什么每個紅燈都被我趕上了,

    “允仁,張欣怡死了你知道嗎?”

    “什么,怎么死的?”從他的反應來看是不知道,

    “不知道啊,我可能不應該把支票給他們家作為補償,她收下支票和知道審判結果后就自殺了,錢給了她父母和妹妹用來改善生活,很偉大是不是呢?”

    “楊律師,這件事說到底還是因我而起,我也一直很愧疚。”

    “最近身邊發生了很多事,你媽和我說周華不是你親生兄弟,你和周華關系好嗎?”

    “當然好了,我把他當親哥哥一樣。”他的反應出乎我意料,

    “你知道你和周華不是親兄弟?”

    “是啊,他是他們親生的而我是領養的,這種感覺怎么可能感受不出來呢。”

    我往路邊停下一個急剎車,“什么?你說什么?”

    “告訴你也無妨,我不是我爸媽親生的,是他們抱養的。”冷靜下來的我覺得這的確符合邏輯,這樣才能說明他背上的胎記是真的,可是我好奇的是為什么他自己會知道,而且他和周華都這么說。

    “你什么時候知道你不是他們親生的?”

    “我小時候就知道了,那時候貪玩躲在柜子里不想讓大人找到,不小心就聽到爸媽吵架說我不是他們親生的,那天晚上我哭了很久,現在想起來都覺得自己可憐呢。”

    “那周華呢,他知道你的這件事嗎?”

    “不知道,又或許知道吧,誰知道呢。”

    “你沒想過去找親生父母嗎?”

    他看著后視鏡用紙巾擦著臉上的污漬,“這種事不用去找,他們如果想找我會來找我,你說呢?”

    “如果有一個機會給你和他們相認,但是可能會有危險,你會去嗎?”

    “你什么意思?”

    我沒回答他直接在馬路中間調頭往醫院開去,得把周允仁帶給施裕楓見一見,就算是我把他遺書交出來的補償,不能在若無其事的混下去了。

    “去哪?”他有點摸不著頭腦,

    “我帶你去見你你爸。”

    “不是說了別告訴我爸,他知道我闖禍又要說我了。”

    “放心,是另一個人。”

    “什么?”周允仁納悶地看著我,“就算見人,也得讓我換身衣服吧,我這個樣子怎么見人。”

    “沒事,這是天意,見了面你也得脫。”

    “啊?”

    “別問了,到了你就知道了。”已經快12點了,我把油門又踩了比之前重了點,快到醫院了我就打電話給施裕楓,一連打了三個都沒有接,準備直接去病房找他了;

    還剩最后一個左彎就到醫院了,又是一個紅燈只能干等著,這紅燈時間還特別長,看著左邊車窗有一輛車闖了紅燈往我們來的地方開,車速開得很快只看到是一輛黑色三菱,就在那一瞬間看到司機是個男的,速度非常快還是有那么一絲眼熟,我想等著罰單吧,最討厭闖紅燈的司機了,如果人人都遵守交通規則,就會少去很多事故。

    到了醫院停好車,讓周允仁先把衣服穿起來,往住院部走,樓下停了一輛警車,按電梯直接去20樓,周允仁一個勁問我到底是誰,我沒有回答深呼吸了幾次,感覺這電梯真慢啊,“你等我去樓道等我先,我電話給你再過來。”我生怕這么晚還有其他人在他病房里。

    電梯到了20樓,門慢慢往兩邊打開了,“劉警官?”門一開又是劉子雄讓我覺得不可思議,下意識我就有不好的預感了,

    “楊家銘?你別說話,你跟我一起回局里,我要好好問問你,怎么哪里出事哪里就有你。”我還沒出電梯他們就一并走了進來按了下樓。
Back to Top
今晚三肖中特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