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武俠修真 > 不朽凡人

第六百章 龍族遺孤

    第六百章 龍族遺孤

    他所處的位置是一個大殿,只是此刻空蕩蕩的大殿全部是血跡。一條條龍被斬殺在大殿中,甚至有些連龍筋、龍角都沒有了。

    血跡還未凝固,顯然行兇的人離開時間并不長。

    莫無忌的鞋子和衣服全部沾在血水之中,看了觸目驚心。

    好殘忍的家伙,莫無忌也是倒吸一口冷氣。恩怨仇殺他也見過,當初他滅掉了雷家和晏家,甚至在數年前還滅掉了蜃蒙山。但有必要將這里弄到如此血腥殘忍嗎?可見這個動手的家伙有些心理變態。這樣的強者,就算是要殺滅龍族,也不需要弄的如此場景。

    莫無忌小心的站起來,他的神念時刻在周圍環繞著,卻不敢延伸的太遠,他怕自己的神念延伸太遠會讓強者察覺。

    這個大殿很是空曠,莫無忌肯定進入潛龍淵的入口不在這里。因為他出來的地方是一個單向的傳送門,所謂的單向傳送門其實只是空間法陣將石壁一邊的人和物傳送到石壁的另外一邊,而另外一邊卻不能再傳送回來。

    這種傳送門建立起來后,石壁兩邊是無法用神念窺探的。血跡卻可以通過石壁滲透過這個傳送門,這也是為什么之前他能在潛龍淵中看見滴血。

    無論如何,這里都不是久留之地。莫無忌正想迅速離開這里,兩道人影突兀的從空中落下。

    莫無忌第一時間就要祭出法寶,他很快就發現這兩人對他并沒有威脅。

    進來的不過是兩個小孩,一男一女,看起來齒紅唇白,容貌甚是清秀。在兩人的眉心處,似乎都有一個隱約的龍形印記。

    莫無忌接觸過顏璃,又剛剛在潛龍淵修煉出來,這兩個小孩一過來,他就知道這是龍族的子弟。

    “啊……”兩人也在同一時間看見了莫無忌。

    莫無忌正想解釋這里的龍族成員不是他殺的,神念邊緣就是一陣波動。

    盡管莫無忌的神念并沒有看見任何人,他也知道又有人來了。莫無忌趕緊收起神念,伸手一卷,將這兩個小孩全部卷走,隨后身形一閃沒入了自己的不朽界。

    不朽界化成了一粒塵埃落在了大殿的角落處,莫無忌的不朽界還沒有徹底的完善,因為莫無忌修煉不朽凡人訣,他本身又是尋常凡人,并沒有靈根,所以這粒塵埃根本就沒有半點突兀之處。換句話說,這真的是一粒塵埃。除非有人和莫無忌一樣,有靈眼這種逆天神通或者實力太過強大,才可以看出這粒細小塵埃的不同之處。

    幾乎是在莫無忌剛剛藏匿好的時候,一道人影就破門而入。

    這是一名身穿黃衣的中年男子,鷹鼻闊嘴,手掌極大。

    “咦!”來人的目光掃了一遍大殿后,驚咦了一聲。又過了一會,他喃喃自語道,“明明是通往這個大殿的傳送符,為什么不見了?難道這個大殿還有別的傳送陣?不對,就算是有傳送陣,也不可能這么快才是,空間也沒有波動……”

    黃衣男子很是不甘心的用神念掃了一遍又一遍,然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猛然轉身迅速離去。

    莫無忌感受到了對方的離去,這才再次挾裹著這兩個童子從不朽界出來。

    他出來的第一時間,就是拿出水晶球將之前的一切記憶起來。這種空間痕跡記憶,一旦時間長了,將會變得很是模糊,然后徹底消失。

    好在那個離開的黃衣男子也沒有想到還有人會記憶空間影像,走的時候,并沒有對他出現的空間做痕跡掃除。

    等莫無忌將水晶球記憶好了,那女童才拉著男童躬身施禮道,“多謝前輩剛才救了我們。”

    莫無忌疑惑的問道,“你怎么知道我和那些人不是一伙的?”

    女童再次說道,“前輩身上沒有殺機,而且我龍族的大部分弟子被殺,我都看見了,是一個黃衣人和一個金衣人做的。”

    “大哥,你剛才帶我們躲到什么地方的?為什么進來的那個黃衣人沒有看見?”男童年齡較小,一開口就詢問莫無忌的秘密。

    莫無忌當然不會告訴他們不朽界的存在,之前他帶兩人進入不朽界的時候,已做了阻攔,他們最多只能感受到躲在一個角落處,至于這個角落是哪里,卻不清楚。

    “我會一些不錯的隱匿術,這才躲過了那個家伙。對了,這是誰啊,居然如此狠辣,這是要將龍族斬草除根嗎?”莫無忌順口問道。

    女童搖了搖頭,“我們也不知道,我們出來的時候,我龍族的很多強者都被人斬殺了。他們是一時間沒有顧忌到我們兩個,這才被我們借助符箓逃到了這里。”

    莫無忌這才想起問道,“為何你們是人身?你們不是龍族弟子嗎?”

    女童答道,“我們修煉的是龍族另外一種道法,剛剛出生就要用仙丹化為人形。這種仙丹極為珍貴,所以我們龍族幼年化形的并不是很多。大多數龍族都是晉級到了仙王之后,這才開始化形。”

    這兩個幼龍能夠在小小年齡化形,可見他們的地位很高。地位再高,莫無忌卻是不感興趣。龍族是一個頂級強族,被人如此斬殺,肯定有原因。對這些莫無忌都不是很關心,他剛才也只是隨口一問,現在他自己的事情都多如牛毛。

    似乎感受到莫無忌對他們并不是很感興趣,那女童見機的說道,“前輩,我叫敖桑紫,這是我堂弟敖瑕。龍族遭遇大難,還請前輩出手相救。”

    莫無忌搖了搖頭說道,“桑紫,你應該知道,我也是不小心才誤入到這里。我自己的修為才玄仙,如何能夠幫你龍族。我剛才救了你們兩個,已算是冒著小命的危險。”

    敖桑紫連忙說道,“前輩誤會了,我并不是要前輩出手幫助龍族,而是想請前輩將我們姐弟帶出這個地方……”

    莫無忌頓時為難起來,不是他不愿意出手幫忙。他也受了龍族的一些好處,從玄仙中期到了玄仙圓滿,甚至還通過龍氣淬煉了肉身。

    可他真的是幫不到忙啊,現在他自己都還在危險當中。

    “前輩,我知道有一個秘密的出口,只是我們的修為太低,無法通過那個地方離開……”敖桑紫聽到莫無忌的話,連忙說道。

    她和敖瑕的修為都還不到天仙境界,修為的確是太低了一些。

    “在哪里?”莫無忌急切的問道。

    敖桑紫臉上現出難色,莫無忌一看敖桑紫的難色,哪里還能顧得上好意思不好意思,趕緊說道,“你放心,我真的是不小心來到這里,絕對不會將龍族的秘密說出去。”

    敖桑紫趕緊說道,“不是的,前輩。那個地方只能讓我龍族的人離開,前輩不是龍族,只能幫助我們離開,而無法和我們一起離開。”

    莫無忌聽到這話,猶如一盆冷聲澆下,從頭涼到腳。他一樣迫切需要離開這里,他懷疑那些滅掉龍族的強者不會就這么算了,最后甚至要將這個地方全毀去。盡管他有洛書,可是洛書這種東西能在仙界拿出來嗎?那是找死。

    “不過那個地方已離開了龍族的中心地帶,前輩將我們姐弟兩人送走后,也可以獨自離開。只是我們姐弟通過傳送陣離開,前輩只能從西塹海離開……”

    莫無忌不等敖桑紫將話說完,就直接說道,“沒有問題,你趕緊帶我過去。我保證將你們兩人送走,然后再離開。”

    “多謝前輩。”女童匆忙走到大殿最北邊的一塊地磚上,然后再次抓出一符箓,口中念了數句禁語,又打了幾個手訣。

    一道隱隱約約的裂痕出現在敖桑紫的身前,敖桑紫沖著莫無忌說道,“前輩,你帶我們姐弟從這里離開。”

    莫無忌早就等著敖桑紫的話,敖桑紫一開口,他就直接沖了過去,帶著敖桑紫和敖瑕鉆了進去。片刻后,那道裂痕換換消失。

    三人剛剛離開沒有多久,一陣陣轟鳴就在大殿四周響起。

    在被傳送走的瞬間,莫無忌心里突然一松,那種危險的預感似乎消失不見了。

    傳送終點是一個方圓只有五米不到的小石屋,石屋的一角有一枚戒指。石屋的中間的確有一個傳送陣,石屋的角落處還有一個波紋形狀的陣門通道。

    敖桑紫雖然年齡很小,做事卻極為老練,她直接走過去,將戒指拿著起到莫無忌面前說道,“前輩,這是我龍族逃難時候預留下的一枚戒指,就送給前輩。因為這個傳送陣需要玄仙以上才可以開啟,我姐弟兩人只想請前輩開啟傳送陣,將我們送走。到時候前輩從屋角的陣門出去就可以了。”

    莫無忌知道這個戒指中的好東西肯定不少,他沒打算要這個戒指,隨手將戒指推還給敖桑紫說道,“我們算是互相幫助,沒有你帶路,我也來不到這里。這戒指既然是你龍族遺留下來的,你就收在身邊吧。”

    “多謝前輩。”敖桑紫比一般的同齡人成熟,畢竟還是一個小孩,不懂得第二次贈送,好在莫無忌是真的不想要這個戒指。她聽到莫無忌拒絕,趕緊就將戒指收起來感謝了一句。

    (求一下月票支持吧)

    ……

    sanjiangge
Back to Top
今晚三肖中特一